第87章:波流茅靡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本来禾儿公主是不想庆什么功的,但龙皇大人却是坚持要庆功,她也只能无奈地陪坐在大殿上,听着自己那喜欢吹嘘的父亲夸夸其谈。

易峰抱着侥幸的心理,先将剑婴与星辰金丹出窍,游于体外,期望着十系神灵之力完全融合后,会十分安分,不会欺负再次入体的剑婴与星辰金丹。

不过,各大势力也都预料到了这点,也都在积极准备,可在再次重组神界局势之前,大家的意见非常统一,那就是将后顾之忧全部铲除,其中重中之重,便是解决云枝,解决易峰,乃至于解决康州元畅。当然,还有那位不知道躲到哪里的巨灵神族族长。

这天晚上,易峰随意寻了个地方,照旧设置聚灵阵准备猎杀妖兽。

不过,刚才战斗形势太过复杂,易峰二人并未将所有来敌全部截杀,还有几位南武门高手逃了去,估计很快就能易峰二人的消息传扬出去。

跟着,易峰试图稳定自己的体内各种能量,未获成功,可他也没有焦急,而是开始稳定心绪,保持意识的清明。

小黑则是勉强提起最后一丝力气,挥动中品魔器迎了上去,整个人形宛如一根离弦之箭矢一般飞射着。

“有机会总比没有机会好,若是他回来,且让他试试也无妨。”凤皇大人说道。

大鸟本来是飞行类猛兽,而且风系属性,速度自然是奇快无比,可它似乎看出了金色大蜈蚣的状态,竟然没有利用速度来消磨金色大蜈蚣,而是悬浮半空,一动不动,一副与金色大蜈蚣硬拼的架势,显然是有恃无恐。

喷出这股子毒液后,金色大蜈蚣似乎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从当空坠落下来,砸出一个大坑,而后一动也不动了,宛如死翘翘了。

易峰则是抽空瞄了一眼下面,惟恐这些不敢打盒王主意的强者们,去抢夺韩烟儿与易可儿手中的铁盒子。

——————————————————

近二十天的接触,易峰更加喜欢这位已经开始叫自己易哥哥的小女孩,而那两个金丹后期的修士则是对易峰越来越冷。那位文师弟还曾传音警告易峰不要打韩烟儿的主意,而易峰却是只回了他一个不屑的邪笑。

易峰尝试着穿越星河一次,易峰的速度不如那女子,那女子带着易峰却也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到达最近的一颗星球。当然,一年的时间对于神界大多数修士而言,都不算什么,很多天神想要从一颗星球到达另外一颗星球至少都得十年,当然,若是能有一件强大的飞行法宝也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星辰法则神通,在表现形式上,让易峰都有种心神惊颤的感觉。

这极品仙剑并不是它主人将它布置在这里的,而是被外人。外人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就是以强火淬炼这极品仙剑,使隐藏在里面的原来主人的魂力被消化掉,如此这般,当极品仙剑解除认主后,才能再次认主。

然而,不受压制的九系神灵之力,却是在鬼灵体内爆发出比负极能量还要强大的威势来,鬼灵的筋脉根根断裂,丹田之中的能量核心也被完全包裹。

易峰是第二个来到这个广场的,此时大多数被抓来的修士都排在他前面,短时间内他没有去撞碑的危险,但绝对要不了太久。

调息了数日之后,易峰便在两位美女主宰的注视下,开始动手破解斩天剑中的诅咒。

“知道。他也是我的手下之一。”九魅狐妖如实答道。

事实上,易峰虽然修炼功法特殊,如果遇到天界的祖神,肯定也是必死无疑。

这个结果让易峰都有点意外,因为混沌之力毕竟不是十系神灵之力,主神级高手堪比天尊,而天尊级高手多半对混沌之力这种级别的能量有着极大的抵抗力,可这一道混沌剑芒竟然直接横扫了堪比天尊的几位不死主神。

应成子双手中的灵力输送渐渐加快,易峰的筋脉开始膨胀、撕裂,苦痛则是更加剧烈。

——————————————

这片妖族外围区域真是面积不小,易峰虽然是一路畅通无阻,但也用了足足一年时间才过去,而现在呈现在易峰眼前的,则是一望无际的山林。

果然是绝世凶兵,狂暴起来,威势实在太过骇人,连易峰都不得不松手,任它飞腾出去。

远处的云空天尊看到易峰如此实力,不仅没有惊惧,反而有一抹怪笑流出嘴角。山谷外的十几位幻灵星高手,忽见一道金黄色的流光疾速飞来,心道是易峰果然被地龙高手赶出了地龙谷,还未来得及高兴,又见金黄流光后面还紧跟着一片明晃晃的流云。

没有任何意外,当花妖在内空间里涌出负极能量时,易峰便是以玉瓶收了几大瓶。

这几个三流仙门都是没有仙君的,虽然易峰只有一人,但他们也只能在易峰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因为易峰就算是自己不动手,也有着实力彪悍的鬼头大军。

“现在情况似乎很糟糕。”杜凝不无忧虑地说道。虽然在之前她不知道火熔崖之中的情况,但现在也能猜到一二。

在如此强大的剑之领域下,易峰也只能仗着风火珠的强大威势来为自己开路,带着风火珠纵身而起的他,一把抓向那极品仙剑的剑柄。

不过,天空之中惊雷却是频频落下,宛如狂风暴雨一般。

——————————————

在易峰心中也根本没有所谓的正魔之分,而且他对魔道似乎也更有好感,毕竟不仅自己的法宝之中有两件无比强大的魔宝,就连自己的灵根中也有暗系属性。从根本而言,易峰其实也可以算作魔修,当然也可以算是正道修士。

两位五劫散仙相视一眼,均是一脸苦笑,摇了摇头后,便朝传送阵而去。

可再观察一段时间,班德大主神又有新的发现,在四个能量中枢里,竟有十分旺盛的生命力波动。

可能是因为本来就胆小,也可能是易峰威名太盛,见到易峰亲自来对付自己,那位妖族天尊感受到了十系融合领域之威,见到魔化神婴拎着魔剑出动后,竟然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就逃。

与东辰天尊一样,半晌未出手的云空天尊,此时也选择了观望。他与易峰非敌非友,自然不会为了易峰去得罪这么多祖神。

星尘子也能够猜出易峰的用意,还是微笑着,而他的三个徒弟虽然不敢当着他的面为季常平喝彩,但也与众人一道鄙夷地看着台上一副岌岌可危情形的易峰。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易峰并没有掺杂任何威势与法术神通,可从他这位几乎拥有天级高手实力的修士口中说出,却依然令六位主宰感觉威压惊人,不可怠慢。

知道这些后,易峰脸色就难看了许多。

难怪进入这里的强者都被憋死在这里,这完全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小黑有点无言,而另外一边的场面却是十分尴尬,浑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不过,那些高手已经将小黑认定为前辈高手,并没有泄气太久,便有一人走了出来,说道:“方才那位龙族前辈的实力,令晚辈们佩服不已,不过,此来只为青年一辈高手交流切磋,在下在这里请教了。”

“呃……确实可以一试。”易峰先是一顿,稍稍思量一下,也觉得有理,自己当初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以龙魂来化解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天机老者冷哼一声,应该是动怒了,这句话后,一道苍劲霸道的气势冲天而起,以雷霆之势席卷四周,霎时就将暗黑祖神的魔气扫荡一空,就连空间的禁锢也被溃散。

祖神虽然高贵,但拥有不死之身,拥有无尽岁月的他们,也很无聊。

就连那步步修炼到祖神境界的天机老头,原本一向对下界修士十分照顾,也在那时动容,与祖神化身们一道妄图灭杀易峰。

当然,与此同时,元畅、浙州天尊以及云枝、云邪已经开始救治易可儿等人了。

“你……”易峰怒目瞪着东辰天尊,但转而便如打了霜的茄子。

空间黑洞很快闭合,愤怒的东辰天尊当即催动月牙玉要灭杀易峰,月牙玉辉光也闪出来了,可东辰天尊又如何能够确定已经不见了的易峰是不是真死了呢!其实上次银甲地龙王随着魔龙追到大河之处时,就因为害怕那些渡劫期妖兽找自己的麻烦而放弃继续跟随,在易峰与那老者说话饮酒之际,它就已经返回了地龙谷,此时正焦急地等待着魔龙回转呢。

“呵呵,那雷母有着生命气息波动,而且有着不弱的灵性,虽然没有意识,但你可以试着滴上一滴鲜血,说不定能够认主呢?”斩天此时又提醒易峰一句。

“呵呵,我们谈话的内容和你还真有点关系,当然,关于你的那部分不是重点。”元畅似乎是适应了易峰的领域,又露出了笑容,随和地说道。

又兼在雨夜之中激战,更是不会引来什么围观者,一切都似乎在秘密中进行着。

黑袍老者那苍白而干瘪的嘴唇,此时正在不断蠕动,念诵着晦涩拗口的咒语,他手中的魔杖则是不断颤抖,魔杖上的晶核则不断射出幽光,沉入到高空中的漩涡之中。

黑袍老召唤法师此时将易峰弄到了他的住处,就在祭台不远的一个山洞里。

“哼!你有灵符,小爷也不少!”易峰想着,一道中级火灵符又打出去。此时聚集在小岛这边的各种修士,为数也有一万多,很多人都看到了孤零零的易峰,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人上来围杀他。

“晚辈只是小有所成,与前辈这妖君级的实力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易峰继续装作十分恭敬,惟恐这家伙发怒。

而在这一年里,易峰欣喜地发现,那月牙玉依然不断作用在自己的灵魂之内,自己的三颗魂珠在不断地缓慢地进步着,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神王初期的地步。

“竟是黑暗圣莲!还不止一朵!”斩天在易峰识海里奇异地低呼了一声。

“估计是那个星球有好宝贝要出土了。不过,附近貌似没有什么资源丰富的星球,应该也孕育不出什么好宝贝。”辰震仙帝最先开口,似乎并不怎么在意那霞光。

“哈哈……竟是易峰啊!许久不见,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实力突飞猛进呢,原来你也没有让我失望啊。不过,我说易峰啊,你怎么会又和魔道扯到了一起呢?”

与此同时,沙鼠妖还将自己的神灵之力外涌,在顷刻之间就禁锢了冷依依,可当他的神灵之力灌注于易可儿的体内时,却遭到了非常强烈的反击。

麒麟兄弟之所以会在易峰破开禁制之后还保护着冷依依与易可儿,完全是因为他们看到易峰并没有死掉。更为关键的是,麒麟兄弟知道易峰实力彪悍,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已经有了追随或交好之意。大家虽然是从神园里出来了,但明显是违背了主人的意愿,在如此情况下,自己必须要赶紧找个靠山,不然肯定会被原来的主人杀掉。

“你的那把长剑,你的那些法术神通,还有你的储物腰带!”沙鼠妖有恃无恐地道。

“那好吧,既然你想要,给你便是!不过,我先把神剑与法术神通给你,你必须先放掉一人!然后我再把储物腰带给你,你再放掉另外一人!”易峰提出建议。

有了域场保护的九爪紫金神龙,则是提起速度,再次向易峰扑来,声势较之方才又强大不少。

它想要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可易峰却不会让它如愿,在流光遁的加持下,易峰的速度实在太快,它根本无法追上易峰。

这根五千年期的雷参,对易峰而言,品质略显高,而且其中蕴含的雷霆之力也太过霸道,搞不好就会在易峰丹田之中轰然爆炸,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易峰也曾想到那颗仙丹,可那仙丹明显是提升功力治疗伤势用的,其中蕴含着十分恐怖的能量,易峰此时本来就能量暴乱,再加入这么一股子仙灵之力,不如直接自杀来得干脆。

这是那石门轰然关闭的声音。

易峰这一段时间的动作,虽然也有明显的成效,只要时间足够就能破开那铁链或者火池,可却让黑风老魔受挫不轻。本来黑风老魔恢复后,易峰就可以再次攻击,如此连续几次后,必定能够救出黑风老魔。可黑风老魔的状态本来就糟糕万分,咬牙承受了易峰的连番打击之后,虽然还能苟延残喘,但他被束缚在这种环境下,身体状态只要下降了就绝难再恢复。也就是说,若是他没有被束缚时有一万的体力值,那么被束缚了无数年的今天,他已经只有不到一千的体力值了,而这一千体力值不会涨只会下滑,被易峰一番打击后,现在就只有二、三百了。

而在此时,易峰也将混沌之力与斩天剑收起,身体表面一直流转着九系神灵之力,静静地等候着黑风老怪,同时将易可儿抱在怀中,还握着冷依依那柔软的小手;至于梦嫣仙子则是默默地站在身后,羡慕地看着被易峰握住的那只冷依依的小手。

而黑风老魔的嘴巴再次轻颤起来,一股子音波传入了麒炎的耳朵。

一直用了大概七、八个时辰的时间,九系神灵之力与混沌之力相距不到一寸,再有一会儿就可以大功告成之际,黑风老魔终于有了动作。

黑风老魔似乎先露出了狰狞的怪笑声,顿时让大家心中一寒,而在三女与麒麟兄弟目瞪口呆之下,黑风老怪眉心蓦然涌出一股子黑烟,竟是将六爪骨龙卷住,缓缓向火池边靠近。

*****

凌华也是参加过比斗大会的人,也经常与同门比斗,但却不曾敢招惹过这小祸害,对她的一身本事也了解不多。

至于这位不死强者所言的进入死山会消失的危险,易峰虽然很上心,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修炼本来就是充满冒险的旅程,而利益往往就在危险之中得到。

当易峰站立起来后,愕然发现,三女此时居然不在自己身边。易峰被吓了一跳,当即四下里寻找起来,可斩天的神识虽能够覆盖千米之远,却不能寻到一位修士。

有些修士不禁暗自后悔冲了下来,要知道九幽深渊的强者可没有全部涌上神界大陆,在神界大陆幽冥死城中被杀掉的不死强者,对于九幽深渊而言绝对不到百分之一,这里依然还有数量极其庞大的不死强者。

而听说易峰出事的芸霜,由于一直劝说自己爷爷为易峰出头,却是被不厌其烦的云浮宗掌门直接关了禁闭,而气鼓鼓的小丫头则是双眼通红地在四面重重禁制的房间里为易峰祈祷:那个在自己心中如天才一般小子,万万要保重!

“这不是重点,关紧的是你如此作为,险些害死我的老婆!这就不是小事了!若是说你们没有恶意,就不应该攻击那神府!”易峰语气凛然如刀。

之后,黑云又开始移动了,速度极快,转眼便在这片骨怪海洋中消失不见。

随着那股能量在自己体内行进,每过一圈,易峰就觉得身体舒服一阵,那些受损的筋脉与血肉也在渐渐恢复中。

可惜的是,没有哪位修士有那样的速度,也没有哪位修士有着可以无视许多强者攻击的防御力,纵然是斩天剑飞入其中,就算是不会被崩裂,也会被击飞。

掌门稍稍观量了易峰一眼,又看看了自己孙女,对旁边的师弟们问道:“此番比斗,以诸位看来,应判谁是胜者。”他越是权力大,越是威望高,越不能在此时直接表明立场。虽然在他心中很希望是自己孙女获胜,但毕竟有许多人在看着自己呢。

“嘿嘿,你那一下,哥哥可吃不消。怎么了?你怎么没去找辰震仙帝玩呢?”易峰有点奇怪,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辰震仙帝陪易可儿玩的。

虽然身受重伤,易峰依然驱使天火玉净瓶喷出三色火焰,随后他又收起了噬魂魔杖,一手握着斩天剑,一手抱着梦嫣仙子那温软的身躯。

银色小剑微微一颤,竟是凭空浮立在易峰眼前,而后,一股如烟似雾的物质缓缓飞出来,慢慢地在易峰眼前凝化成为一个淡淡的人形虚影儿。

而三劫散魔速度却是实在太快,即便是血灵镜作为极品魔宝,其释放出来的血色剑光,也只能击中三劫散魔留下的幻影,而三劫散魔的本体其实已经攻到易峰身边。

终于,那三劫散魔失去了耐心,挥手将那条被斩天剑几乎斩断的极品魔宝黑色长鞭抽出来。

当身体的防御被破开后,那如针似剑的魔气直接侵入易峰的筋脉,一路杀向丹田。

斩天剑一样是以强大的仙识控制着,而易峰自己则是手掐印诀不断打出镇天诀轰击眼前的蝌蚪状怪物。这些怪物个个看着都很活泼,宛如一个个淘气的孩子一般,此时似乎对易峰不逃走,反而追击自己的同伴感到十分意外。

跟在魔龙后面的银甲地龙王越飞越觉得气血匮乏,上次在易峰离开后,它本欲将一干人类修士杀尽,却是遭遇了一位人类女性魔修,那女魔修有着渡劫初期的修为,竟是将自己打成了重伤,若不是自己最后拼命将那女魔修惊走,后果恐怕还不止是受到重伤那么简单。

收回魂力,开始内视身体,易峰欣喜无比地发现,在丹田之中对自己诸多宝贝进行禁锢的无形能量,此时居然有形了,自己居然可以看到它们的存在了。

应成子头顶上的锅盖法宝,品级似乎也到了上品灵器级别,居然能够顶住雷霆之威,杀入阵中后,便直取易峰所在之处。

不过,这只是易峰的猜测,并不一定就是事实,易峰心中还存在侥幸心理。可那沙鼠妖却更加急躁了,他的耐心几乎被消磨殆尽,此时已经是频频以奇怪的目光观量易峰。而让沙鼠妖惊讶的是,此时的易峰身上时不时透溢出的强悍气息,让他很心悸。

救治的过程很简单,就是袁清完全放开自己的防御,任凭易峰抽取他的本命精魂与生命精元,而后再有易峰与斩天一道有步骤、有节奏地融入到龙皇妃体内。

*****

不过,在这里易峰可以背靠石壁,可以不用防御身后,比在外面时轻松不少。在那神秘老头的影像消失了一盏茶时间后,在阴阳鱼裹着的混沌之力中,已经没有了斩天剑,只剩下那把金色小剑在不断鼓胀着,似乎是在消化吸收的斩天剑。

然而,那诅咒之强大,也是很难想象的,连斩天剑的星空剑诀都能瞬时化解,那诅咒的强大之处就可见一斑,绝非轻松就可以破掉的,即便是混沌剑灵也是一样。

混沌金剑与诅咒一直争斗了半晌,可混沌金剑却是死活都不能将之突破,死活都无法解除认主关系。

易峰这才明白,血焰魔帝方才是让自己准备好逃走,自己方才没有弄明白,但现在则是再清楚不过了。没有去多想理由,趁着纳兰帝君还未回转,易峰、易可儿带着冷依依便冲了出去。本来冷依依还惦记着她师傅,可争斗如此久,她师傅也没有出现,她只能先顾着自己的性命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血焰魔帝虽强,但方才能够击飞纳兰帝君的实力也是强行运转功法发动的,不仅不能长久,而且运转期间还十分危险,就算是成功运转一番,结束后对他的实力也会有很大影响。

可说起来很简单,道理大家也都明白,但真正做起来就太难了。

这个把握要妙到毫巅才行,不然那丝丝缕缕的魂力都有可能冲散龙皇妃的灵魂。易峰的魂力修为虽然不错,但还比不上神君,但斩天却可以,因为斩天一直都是灵魂状态,对灵魂以及魂力的掌握远非神君可以比拟的。

补充生命元力的要求也不简单,并不是一点点进行,而是整个身躯同时进行,速度要快,补充还要均衡,所幸的是易峰的魂力虽然不比斩天,但也足够应付这种情况。二更,求收藏、推荐……

而此时,一位分神初期修士却对京阅传音问道:“人已确定,师兄为何不直接出手擒他?”

那空间裂缝即便是上品灵器在其中都难以坚持太久,以易峰的肉身品质,一旦被其刮中那肯定是必死无疑。这个设置实在是太变态了。

易峰万分郁闷,以他现在的速度,虽然比来之前要快了十倍不止,但想要完全躲闪如此快速而且密集的空间裂缝,几乎不可能。

“淬炼肉身品质的方法大同小异,均是先**肉身到极致,而后再辅以各种丹药或者奇物将之恢复,在恢复的过程中会有强化肉身的能量透入身体的血肉、筋脉、骨骼中,如此反复持续下去,肉身的承受力自然会大大提升。”斩天解释道。

一击建功后,郭师兄自然要趁势追击,跟着又是一道青色流光射出,欲将战果扩大。这道青色流光,如先前发出的一般,通体青色,最前方却是一道极其耀眼的白光,真如一片薄薄的且锋利的刀刃。

“快带师妹离开!”

“这当然是他在试探你了,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进来。若是你不幸死在里面,那么他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直接取走你的东西就行了;若是你能从这里安然无恙的出去,他肯定对你更加和气。”斩天解释道。冰封之力挡住了刀芒,但当那战刀本体破空而来时,那片被冰封的空间也是当即破裂,笼罩八方的气势,根本不给小芙留任何躲闪的机会。

不过,从刚才的一次出手就可以看出,九魅狐妖的实力远在小芙之上,应该是不惧这些来历不明的青年高手,但未必能够不惧这古老战刀。

梦嫣仙子这下再也忍不住了,谁都知道,修士的元婴一旦消散肯定是必死无疑。她虽然无法确定那颗珠子倒底是什么东西,但不能让那珠子继续吞噬下去。

听了易峰之言,那神君眼角露出一抹赞赏的笑意,又道:“仙界基业凋零也不算什么,毕竟在神界我们南宫家还是有些地位的。”

那分神初期修士惶恐地道:“他们说,若是你知道以后三个月不到,他们便会杀掉二人。我们云浮宗只是三流修真门派,比起华庭宗那么强大的二流修真大派来,简直比婴儿对比壮汉还脆弱。”

没等易峰与末原仙帝看清情况,整个材料行忽然一声爆响,接着一股子更为强悍的魔威肆虐开来,材料行的大楼瞬时坍塌。

而星空之中的仙人高手们也已经纷纷汇集而来,全部浮立在半空,拦着易峰三人。

解释是没有作用的,任谁此刻都能看出来,南宫老怪和南宫雪琪都是魔修,就算看不清楚易峰的属性,但和两位魔修一起,想必也是魔修。

还是那句话,更新稍晚,总量不会少。“呵呵,我和易峰勉强算是朋友。不过,我可不会用这层关系来向你摇尾乞怜,你若想动手,我接着便是。”血焰魔帝笑着回道。

“呵呵,果然是魔道第一奇才!”

其实到目前,越贤也没有听说过关于易峰二人与南武门的过节,如他这种身份,自然不会热衷于那些小道消息,只是此时很好奇而已。

随即,易峰拉着小莲一直向城主府的位置奔了去。整个大城的修士众多,虽然修士们退出的速度奇快无比,但也不是短时间能够退完的。而且许多商贾,还要收拾在城中的物品,房屋被毁是小,如果货都被毁了那就是大损失了。这也耽误不少时间。

梦嫣仙子身份不一般,在修真界之所以会得到那般好的待遇,也全是因为她在仙界有着极其强悍的背景,而这份背景就在于这老头身上。

“哦?那就破开来看看吧。”梦嫣仙子说着,就也飞到冰层上空,其他几位正道高手也尾随而来。

无奈之下,二人只得咬牙坚持,让魔化神婴退出防御,而开始准备发动裂变神通。

受到如此重创,小莲当空飘落,宛如一朵残花在风中。

这种日子虽然天天都有肉吃,但相对于南方盘踞着良田沃土的人类而言就显得太过贫瘠、清苦。

“嘿嘿,三只仙帝级的鬼头强者绝对对付不了一位仙帝初期的仙人,如果能让他听我的,这才算是白捡了一位仙帝级的超级打手。”易峰干笑着解释道。

“那不就成了认主了吗?”斩天还未说完,易峰当即接话道。

不过,末原仙帝可不是一般人物,他不仅祭出了品级不低的极品仙器,而且还是一出手就三件极品仙器,直打得霍鸣仙帝抬不起头来。而那恒铎仙帝则是利用领域的优势,让三位初期仙帝只有苦苦支撑的份儿,若是就此下去,这三位初期仙帝必定会落败,随后恒铎仙帝就可以帮助霍鸣仙帝一举拿下末原仙帝。

可就连六位分神期高手都不能杀掉易峰,两宗又能再派谁去呢?虽然宗门还有合体期高手,但不是一宗掌门,就是一宗高辈分的长老供奉,而且合体期高手都还要为渡劫作准备,万一在这个时候受伤,以后将会非常麻烦。

这个情况让易峰始料未及,也毫无准备,但毕竟这诅咒并没有完全展露威势,进入丹田的部分当即就被九系神灵之力消弭掉,而进入识海内的,则是让易峰吃了不少苦头,还好易峰的灵魂凝实无比,在一阵头晕目眩后,易峰就硬扛了下来。

再次恢复对斩天剑的掌控,易峰的注意力自然是集中那帝君身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