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日慎一日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赵佶脸『色』缓和了一些,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他淡然地说了一句,其实心里对沈傲的话深以为然,甚至还有一点点飘飘然起来,拙劣的马屁,于赵佶是不受用的,要拍马屁,也需有理有据才行,赵佶心中微微一喜,心里想,沈傲说的不错,若朕是商纣、隋炀,别人躲避都来不及,谁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沈傲带着微笑,左右打量了这万花楼一眼,从空气中闻到了一股酒香,寻了个位置从容地坐下,笑道:“原来诸位在这里喝酒,好极了,来,给本大人上酒,对了,是谁请本大人来的,记在他的账上。”

金少文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家伙,三句两句离不开自己的小妾,左一口偷人,右一口姘头,当着众多人的面,自己如何下得来台?

沈傲晒然一笑,道:“不怪你,你也是职责所在,总要盘问清楚的。”

昼青?沈傲一副淡然的口吻,慢吞吞地道:“他来赴任就赴任,和本官有什么干系。”心里想:“昼青的命真大,居然逃出了虎口。估计是那些刺客发现抓错了人,所以将他放了回来。”

蓁蓁生怕闹出事来,连忙跑去外头看,其余三人也追了出来,这惨淡圆月之下,一个黑影佝偻着腰蹲在地上气喘吁吁,沈傲提着大棒,尚在洋洋得意,见四位夫人出来,哈哈一笑道:“跑了一个,不过这个倒是被我抓了个现行。”

沈傲道:“画舫可以走了吗?”

看着眼前的沈傲,于弼臣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心里起了爱护之心,便又想:好吧,他要去就去好了,待他吃了亏,或许能收敛几分盛气。

沈傲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听说上司到任,这规矩自是免不了的。押司和都头都算是沈傲属下的头目,这两个押司分别穿着黑『色』长衫,长长的儒绦衣带,显然都是读书人,因而见了沈傲都自称为学生或者后进,这二人年纪不小,这样称呼沈傲倒是让沈傲有些不好接受,可是心里也明白,这是衙门里的规矩,该遵守的还是要遵守,接着便问明二人的职责。

沈傲笑了笑:“好,到时候你们来叫我,我一定到。”

刘斌忙道:“方才得罪了县尉大人,大人恕罪。”

沈傲瞪大了眼睛道:“那家伙欠钱不还,我早就想报复了,两位义士能够代劳,学生感激不尽,为什么不帮你们?”

金少文?沈傲对这个人有印象,乃是两浙路宪司提刑官,监管两浙路七八个府的刑狱,说起来,此人还算沈傲上司的上司,蔡京寄一封信给这姓金的,莫非和自己有关?

吴三儿笑道:“有夫人在,我倒是不必担心,沈大哥,就这么说定了。”

周若的嘴上虽是如此说,可还是一下子软在了沈傲的怀里,双肩带着微颤,像是怕沈傲一下子就消失般,紧紧地抱住了沈傲。

沈傲只是嘿嘿一笑,正要脱靴***,周若道:“你去蓁蓁和茉儿房里吧,我的月事来了。”

唐严握着书,只微微颌首,道:“好,你能中试,与你平日的勤恳分不开,坐下吧。”面『色』不动,犹如老僧坐定,仍旧捧着书来看,连正眼都不看沈傲。

徐魏似是有些看不起他,只是冷笑一声,并不说话。

老人颌首点头:“你这一次授了长安县县丞,即日赴任。”

今天起晚了,抱歉,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三章:我恨月亮

沈傲呆坐不动,蓁蓁和春儿道:“周小姐生气了,夫君,你快去哄哄她。”

……………………接下来的情景,还是和谐了吧,写得太『露』不好,我们都是好孩子,经受不住考验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沈傲大笑:“王大人,你这话就教人听不懂了,既然签署了合约,辽人却为什么无信?这可是白字黑字啊。”

这时徐魏哈哈一笑,对吴笔道:“吴兄这话是什么道理?辽人新败,难道他们的军心不是不整吗?眼下天降良机,岂能轻易错过,等到辽人站稳了脚跟,到时悔之莫及。”

之后笔下龙蛇,按着经义的格式开始填词,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一篇花团锦簇的文章才算作成,检查了几遍,涂改了几处错别字和漏洞,方才作罢。

夫人犹豫片刻,便将今日的事全盘托出,最后道:“若儿是个倔强的『性』子,只是谁曾想到,今日却真的出了星辰,哎,这只怕是天意呢。”

夫人见他这副模样,心里忐忑,忙去为他脱靴,口里问:“你是一家之主,事关儿女的婚事,还需你来拿主意,你怎的不闻不问?”

过不多时,周若盈盈进来,这几日她确是消瘦了不少,

身后一个脆生生的丫头叫碧儿,是周若的贴身丫头,周若的心事,她是最清楚不过的,笑嘻嘻的道:“小姐,表少爷都厚着脸皮儿求亲了,你既是真喜欢他,却为什么要拒绝,还说要天上有星星,这样的天里哪里会有星星。”碧儿不禁为周若惋惜,其实她对沈傲,还是很有好感的,表少爷在府里很有人缘,为人也很好,见了人都是一张笑脸,就是对下人,有时也会开开玩笑送些小礼物,再者说了,表少爷是状元,又做了官,将来据说还要科举再考个状元回来,前程不可限量。

待沈傲等人告辞出去,安燕亲自将他们送出,天『色』已晚,沈傲与赵佶话别,赵佶深望沈傲一眼道:“今日的事,朕会记在心上,你好好科举吧。”

“等等……”狄桑儿打断道:“你怎么知道安叔叔封了蜡?”

赵佶笑了笑,朝杨戬使了个眼『色』,杨戬会意,立即撑着油伞出了文景阁,径往府库打了个圈,抱着一方锦盒回来。

王凯淡然道:“那一日安账房和小姐买下了酒具,待沈公子走后,我便回房睡了,这一点刘慧敏可以证明,对了,我和另一个伙计住在同屋,若是我半夜醒来,那伙计一定会有知觉的。”

曾盼儿犹豫了片刻,道:“送走沈公子,酒楼关门之后便睡了。”

沈傲经由狄桑儿提醒,顿时明白,首先这酒具的来路不正,原先只是买一件盗墓贼的漆制酒具,倒也没什么。可是如今发现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若是禀告了官府,难保朝廷里不会有人垂涎三尺,到时只需说这是赃物,便可将酒具收缴了去。

说罢,沈傲旋身进了集贤门,身后的狄桑儿对他道:“哼,早知就不教你帮忙。”接着,颇有些悻悻然地对车夫道:“回酒楼去。”

赵佶坐下,他今日穿着一件寻常的长领衣衫,笑呵呵地道:“朕打算出宫去走走,路过这里本是想来看看,竟是撞到了你,你陪朕一道出宫吧。”

狄桑儿晕乎乎地道:“什么发现什么?”

说着,吴笔一副愤恨模样地道:“只可惜朝中有『奸』佞作祟,那少宰王黼,还有刑部、户部几个尚书,一口咬定了只是小水患,不愿拨出这笔银两。”

沈傲下起手来自然不客气,他这一手降『臀』十八掌端的是厉害无比,看似轻轻落下,入肉时却是加大了劲道,打得狄桑儿花容失『色』,低呼连连。

“哈哈……吴兄怎么不作诗了,趴在泥地里却是为何?”众人嘲笑他,心里都有些发虚,待那小丫头走近了,瞪了沈傲一眼,道:“你留下!”

同窗们面面相觑,却一个个善解人意地朝沈傲抱拳:“沈兄,在下有事先走了。”

更何况到了神宗继位之后,希图重振国威,但又苦于朝中没有能征善战之人,这才又思念起了狄青,他亲自为文,派使者到狄青家祭奠之灵,并将狄青的画像挂在禁中,此后钦差到狄青家中祭奠已变成了不变的习俗,每到祭日,便有宫人带着圣旨去慰问,以彰显狄家的功绩。

几杯酒下肚,方才的不快很快淡忘,吴笔来了兴致,眉飞『色』舞地站起来道:“有酒岂可无诗,今日吴某先引个头,给诸位作诗一首,为大家助兴!”

那叫安叔叔的道:“小『奶』『奶』,武襄公在世时确是受了文臣的气,可是总不是全天下的读书人都坏,小『奶』『奶』,这件事使不得啊,若是传出去,谁还敢来这里喝酒?你爹临死时,将你托给我看顾,这等事是断不能做的。”

小丫头的脸上瞬时绯红起来,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怒不可遏地道:“叫你喊,叫你喊!”人已如小蛮牛一般,往沈傲冲过来。

众人都点头劝说。

过了片刻,一个上身穿小袄,下穿着粉红马裤,头上梳着一个小蝴蝶辫子的丫头走过来,手里端着酒具,却是虎着一张脸。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朕如此待他们,他们却哪里体恤过朕?公车上书的无数联名奏疏搬到赵佶的御案,赵佶的逆反之心随之而起,太学生越是要求赈灾,原本打算从内库中拨出些银钱的赵佶立即变了个主意,你们不是要赈灾吗?朕偏偏拖延时日,看你们能如何?就是不让你们如愿!

赵佶道:“好吧,朕就算是个好人,那么你也不必绕弯子了,到底想教朕做什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