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返本还原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他们出来了!

“很难,除非发生真正的雪崩才有可能同时埋了七八千人。可一旦真的雪崩,埋伏在雪峰上的北齐人会先丧命。北齐人不会制造真的雪崩,只会从上面推几块雪块下去。算好时间与速度后,可以砸死几百人,但要砸死几千人很难。”对凤于谦一行人出手所得利益太低,北齐会酌情考虑。

废塔很高,秦寂言随时所指的方便产,正是江南正中心。那一块是达官贵人聚居地,而作为江南官员的焦向笛与顾家三叔正好也住在那里。

没有意外,伤口肿了。

“娘,药拿来了。”封家小弟累得直喘气,将手中的药瓶急急忙忙递到顾千城手中:“顾姐姐,祖父让我告诉你,大哥五年内都不会娶妻。”

“欲迎还拒?”秦寂言薄唇轻启,试探地问道。

既然露了相,秦寂言也就不再装了,直接道:“说具体点。”

“长生门不愿意让外人知晓他的存在?”如果知道的会变成什么样?

“上呀!”承欢一声令下,小伙伴们立刻响应号召,一行人完全不要命,发疯似的往前跑,言倾叫苦不迭,可这个时候他除了跟上去什么也不能做。

唐万斤一声不吭,听到言倾带他去找千城,这才应了一声。

说完,便转身上马车,连一句好话都没有,留下顾千城和顾家众人面面相觑:秦王这是什么意思?

老太爷将三个儿子的表现尽收眼底,叹了口气,在顾千城的搀扶下,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

拿到药方后,秦寂言并没有立刻让人配药,而是让太医局的太医与君亦安一起,辨证药方的真伪与效果。

顾千城点头,赞同老太爷的话,可就在老太爷认为顾千城会同意时,顾千城却是一脸无辜的道:“可是,我为什么要找他们帮忙呢?”

之前焦向笛办不到,现在他更办不到。

老皇帝话一落,远处的山头蹿起一朵火花,一瞬间火光灭了,可是……

“你就这点出息,还敢和顾贵妃对着来?”秦寂言故作鄙夷,实则暗中警告顾千城,别太小看顾贵妃。

通知承欢的是暗卫,趁平西郡王没有发现时,神不知鬼不觉将承欢召出来,将消息说给承欢听。

他跟龙宝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一个月,之前也不曾亲手照顾过龙宝,根本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可却做得比所有人都好。

“皇上,你抱抱我好不好?”顾千城又说了一遍。

景炎强压心中的不忍,冷酷的道:“我不在乎你信不信,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你若不答应,我便带着火焰果出去,至于你?我不杀你,你就永远留在火城吧。反正,我不说出去,天下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季家犯了这么大的罪,都能被放过,其他人会不会冒险犯更大的错?

只有百姓安居乐业,民间富足,百姓才不会起义造反。

言倾走后,又有几个副将进来,分别是来报告侦查的结果和城内的情况。

周王还有一股人,潜在京城。

秦寂言看凤老将军这样,很想问一句:凤老,封大人最近得罪你了吗?你怎么非要把置身事外的封老爷子拉进来?

石门外,君亦安带来的人与大秦将士陷入混战,双方你来我往,谁也治服不了谁,战事僵持不下。

“跑,跑,快跑呀。”君亦安带来的人,立刻变成一盘散沙,跑得飞快。

“你说什么?顾千城的肚子被剖开了?”凤于谦的脸色唰的一白,双眼瞪得大大的,愤怒的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孩子没有保住,他们还可以再生,但顾千城只有一个。

“朕……没有什么损失,怎么会怪皇爷爷。”秦寂言特意咬重那个“朕”字,提醒太上皇,他现在才是皇帝,太上皇已经是过去式了。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对顾千城和那些被困在城外的百姓来说,三天的时间实在太漫长了,可对言倾他们这些要抓刺客的人来说,三天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孝,诚,惠,安,懿、敏……同样是十八字的谥号,几乎把先太子妃夸上天了。

他们原是不同意带顾千城来的,在他们眼中女人再凶悍也只是表面,女人就是一个累赘,除了会给他们添麻烦外,没有任何用处,可顾千城执意要来。

秦寂言和顾千城什么都不用说,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从山谷出去的事迫在眉睫,而离开这里,他们虽然不必面对生存的压力,可却要面对朝廷的血雨腥风。

推荐魔女恩恩的微信,有喜欢她的妹子,赶紧加。

总捕快想到这个可能,全身瞬间冰冷,身体比脑子反应过快,“咚”的一声脑袋着地,匍匐在地上:“卑职失职,肯请圣上责罚。”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这话不能说给老皇帝听,秦寂言只能顺势点头,好让老皇帝高兴。

喧闹一声学子跳塔案终于告一段落,只待主犯吴六郎归案,就可以结案。不过,结了学子跳塔案,并不表示神女塔的案子就结了。

十一天没有找到人,想要在江南找到人,怕是难了!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老管家一走,顾千城就把子车手里的饭菜拿了过来,然后拼命的往嘴里塞。

老管家不由自主的放缓脚步,半蹲在顾千城面前,“姑娘,你没事吧?”至于腹中的孩子,老管家一点也不担心,有择子在,只要顾千城还有一口气,孩子就会很好。

“一年,万一本王不到一年就登基了呢?你要让本王登基的时候没有皇后?”秦寂言一脸别扭的说出这话,顾千城当即愣住了,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殿,殿下,你这是在求婚吗?”她居然在古代,听到一个男人跟她求婚,真得好感动。

“圣上,您三思呀!”秦寂言这话说得在理,又占了大义,朝臣们也不敢劝说,只能拼命的磕头。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长生门的人又没有进来过,他们知道什么?

“闪瞎了我的眼。”焦向笛惊得后退数步。他虽是文人,可也知受了惊的马,有多难安抚,顾千城露的这一手,真正是把他震住了。

秦寂言的拒绝让顾千城明白,找人帮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她选择出钱。

秦寂言从不相信,有什么是天生就会的……

她现在有跟秦寂言谈判的筹码;现在,是秦寂言求她的时候,她不需要把姿态摆得那么低。

那事老皇帝事后也查了一下,不然,官府当初也不会判顾千城胜。要知道,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就算顾千城有十足的证据,老皇帝只要一开口,她就什么都不是。

老皇帝思索了片刻,又道:“齐茂的文章是谁写的?”老皇帝对前三甲的文章印像深刻,尤其是齐茂的文章,更是说到他的心坎里。

三年!

景炎桃花眼一挑:“你在为封似锦的事烦心?”

“郡王妃请说……”顾千城扶着平西郡王妃坐下。

“那算什么父亲?他尽到过父亲的责任吗?”秦寂言早就查过顾千城的过往。不得不说,顾千城那个父亲简直不是人,他根本没有把顾千城当成女儿。或者说顾家上下,就没有一个人把顾千城当回事,也没有人管过她的生活。

“发生命案找衙门,不是正常程序吗?我哪里又错了。”渣爹的事顾千城实在不知如何解释,她能告诉秦寂言她根本没有把渣爹的死当回事,所以根本不记得找秦寂言吗?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秦寂言好看的顾千城,见秦寂言真的生气,立刻服软了。

“不敢,不敢。为夫逗你玩的。”秦寂言看顾千城确实生气了,而他的怒火也发泄的差不多,便将人转了个身,抱在怀里,可是……

圣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灰衣人这话掐断了。

再不走,等到圣后想明白他是在诈她,估计就走不了。

禁卫不敢耽搁,提刀就冲了上去,秦寂言身边的武将,恨不得趴在地上,用血肉之躯替秦寂言挡住来自地底的暗杀。

“可。”秦寂言自然不会绝。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蠢货。”老太爷一脸失望的看着顾家大老爷,忍不住叹息。

他们昨晚喝了一晚的酒,此刻一个个醉得不醒人事,寨子里只有一群老弱妇孺在做善后清理的活。

进去前,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

就算秦寂言武功高强,可皇宫侍卫这么多人,还能让秦寂言一个人讨得好?

言倾仔细琢磨着顾千城的话,不由得笑了,“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

顾家这样的家族,在顾千城看来根本走不远……

张渊头骨上有一条很长的线状伤痕,这是由钝器造成的。钝器伤多造成闭合性颅盖骨骨折。

他不是皇爷爷,他们的孩子也不会和他父王一样。

“真的?”秦寂言终于有软化的迹象,“心里也不会想?一点也不?”

顾千城一夜好眠,用完早膳后便让下人准备礼物,她要去封家,可还未出门,就听到门房来报,二少爷回来了。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正说到兴头上,突然被人打断,老太爷恼火得紧,回头就吼了一句:“用餐急什么,等着……”

而大秦的百姓,尤其是天子脚下的平民百姓,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城门口,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进进出出,带着对新生活的期待来京城讨生活;带着对现有生活的满足出城办事。

正好暗卫手上拿了几截人面蜘蛛的触脚,顾千城让他们将几截触角绑在一起,然后……站在门外挖一挖地上有什么,要是挖不出什么,就用这几截蜘蛛触脚杀了坛中人,也算是给她们一个痛快。

一个渐老的旧主,一个是正在成长的少主,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要倒向谁,就算明面上没有动作,私底下也要给秦云楚几分面子,至少不能得罪。

秦寂言笑了一声,并没有拆穿,“时辰不早,言将军让你手底下的人早点休息,别耽误明天的事。”

顾千城摇了摇头,上前帮秦殿下擦拭脸上的灰尘,不可避讳的就要站到秦殿下的两腿间。

顾千城依在秦殿下的怀里,能清楚地感受到秦殿下身上的温度,还有身体的变化。

“轰……”就在他出来的瞬间,般后的大船突然整个往水里沉。

不怪景炎骂人,实在是他心里不平。

顾千城气得全身颤抖,死死咬住唇才压下到嘴的咒骂。

“该死!”秦寂言暴虐异常,有杀人冲动。

还是那句话,顾千城和秦寂言不相信圣后,圣后同样也不相信他们,不相信顾千城拿到火焰果后,会心甘情愿的把火焰果分给她。

是的,长生门的人仗着武功高强,并不把皇城普通守卫放在眼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直接杀进京城,杀进君亦安住的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君亦安带走了。

华大夫一个用力,骨头接好了。

看着顾二爷和承欢父慈子孝,老太爷一脸感慨,老二要是一直这么懂事该多好。

顾二爷刚刚和儿子感情渐进,根本舍不得走,可顾承欢却坚持,“祖父,父亲。有千城姐姐在,你们先去休息。父亲,你下半夜再来陪我就好了。”

“没有。”大管家说完后,连忙低头。

解决了北齐这个威胁,景炎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后续事宜,带着亲信前往长生门营救倪月。

景炎这人冷情至极,他的情全给了墨家。只要与墨家相关的事,景炎都会失去往日的冷静与理智。

这对景炎来说是致命的弱点,但对于身为景炎对手的秦寂言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唰唰唰……”原本无人的殿外,突然涌出数道灰影,将秦寂言一行人包围。

“朕的皇后顾千城,前些日子在长生门做客,朕特意来接她回家。”既然是先礼后兵,秦寂言自不会在没有问出活火山的位置前,与圣后撕破脸。

景炎的心腹再不敢言语,只低头不说话。

顾千城的运气不错,虽然磕碰了半个时辰,可好歹把火星弄出来了,可以吃热食了,也可以把外衣洗一洗、烘一烘了。

顾千城随手抓了十张银票,将其排号,然后在对应的纸下,也写下一到十的号码。

几个在看银票的捕快们,正看得眼睛发疼,见到顾千城奇怪的举动,一个个围上前来查看。

“死者死在床上,有一床蓝布粗被,一方石枕,一把匕首,随携带兰花银袋一个,内有银票一百两,碎银十六两,铜板若干。”仵作一边检查,一边将死者的东西,一一装封好。

这种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是呀,而且我的身份不宜暴光。”要让人知道,秦殿下上战场还带一个女人,她妥妥的是红颜祸水。

顾千城想拒绝,可对上秦寂言幽深坚定的眸子,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口。

“你呀……行,我上去还不行吗?”秦寂言无奈,或者说他拿顾千城没有办法。

“皇上之前没有王妃,也没有定过亲事,他要立谁家的闺女为后?”几个大朝回过味来,开始思索秦寂言那句话,可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