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心花怒发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天网都是一些什么人,要么是技术性的人才,要么就是武学变态。要对付这些人,可不是仅仅靠人多就能行得通的。所以,陈晴风根本就没有想寻求帮助。就算是寻求帮助也不是现在,要是把对方吓到不敢来华夏了,他要怎么办?

“你们怎么来了?”顾千城刚从山里爬出来,又累又饿,看到凤于谦和唐万斤等人,也是愣住了。

暗卫配合,禁军自然不敢多话,在风遥带领下,将猛虎的注意力引到他们身上,而就是猛虎准备扑向风遥与禁军时,暗卫在它们行动前,将火药包掷了下去。

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一人,居然也有这么笨的一面,还真是……挺可爱的!

耳旁,似乎还有族人的惨叫声。

可很快,一字后面又开始亮了起来,这一次快了许多,是一个“统”字。

这个小官差,还真是不凡,刑部这地方藏龙卧虎呀。

要不是他没有给龙宝足够的安全感,龙宝怎么会这么害怕被他丢下。

今天的羞辱还有这段时间的虐待,她记住了!

没有让秦寂言等太久,猪头六带了一批打手过来,这批人一出现就围在秦寂言身后,与船头的人一起,将秦寂言团团包围住。

“嗯,我们快走,我要去洗澡,我要吃东西,我快饿死了。”顾千城抱着秦寂言,鼻子一酸,又有想哭的冲动。

“真不代表什么吗?你陪他打天下,为他诞下子嗣,甚至为他险些丢了性命,他却连一个名份都不给你,这真得不重要吗?”景炎了解顾千城,就如同他了解秦寂言一样,“顾千城,秦寂言负了你。不管什么原因他都负了你,这是不争的事实,你真得能一点都不在意吗?”

要知道那天晚上,下药的人还有她,要是最后查到她身上去了,那岂不是更惨。

身有残疾、被楚世子当场退婚、气昏亲生父亲、不孝继母,把家丑外扬,这样的女子真没有人敢领进门。、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不过,顾千城几乎可以想到,就算老太爷说了,这份功劳也不会落在承欢和言倾身上,老太爷怕是要用别的法子取得这份功劳了。

毕竟,那时候凤于谦不知秦寂言的下落,要是贸然抓人,说不定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危险与麻烦。

“陛下,老臣这段时间一直盯着长生门,自昨日陛下杀了他们的圣使后,长生门便一直动作不断,今晚更是动作频频。”明日就是秦寂言的登基大典,长生门这个时候动作频频,不用想也知是冲着什么事来的。

“火山要爆发了!”如果说之前只是直觉,现在就是肯定了。

石门外,君亦安带来的人与大秦将士陷入混战,双方你来我往,谁也治服不了谁,战事僵持不下。

“我们皇后在里面。”大秦的将领是个有成算的人,心知不能把秦寂言进去的事说出来,不然长生门的人该拿侨了。

要让封似锦知道,那些人把他老爹逼晕了,封似锦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少女咚的一声跌倒在地,可她却不敢忽痛,急忙爬起来,紧随秋离冲进屋内。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这些人他们不认识。

封似锦听到这话,才施施然坐下,将棋局研究片刻后,闭上眼,沉淀心神,想了许久才落子。

秦寂言经常与太上皇对弈,只看一眼就明白了封似锦的用意,不由得点头称赞,“你很好。”真的很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懂太上皇的心情,最主要还敢在他面前表露出来,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那数万颗夜明珠,拿出去可就是钱呀!

暗卫看到这一幕,啧啧称奇,可到底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现在,皇上只是限制他们的自由,没有直接要他们的命,或者关进打大牢,可见皇上是相信他们的。

六扇门上上下下都是共事了许久的人,他们彼此相熟,要互相监督的话,效果必然极好。

“唔……”顾千城呼吸一窒,拍掉秦寂言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跳了起来,“啊……之前你肯定也捏了我的鼻子,害我没有办法呼吸,是不是?”

顾老太爷看了太上皇一眼,见太上皇没有异议,顾老太爷这才颤抖的爬起来,只是他自己都站不稳,要怎么去扶封老爷子?

“要不要赌一把。”太上皇笑的一脸和气,那样子好似胜券在握。

“是。”锦衣卫首领沉声领命,片刻也不敢耽搁,一出宫就安排锦衣卫去户部拿名册,一家一家找过去。

“暗风楼?子车大人说他们的目的是你手听暗风剑,没拿到剑,他们肯定早晚还会出现,不用着急。”顾千城对暗风楼的事知道的并不多,武毅已经让武家人去查了,不过三十多年过去了,想要查到当年的事,恐怕是不可能了。

“可是……”那人还不服,却被言倾狠狠瞪了一眼,这才乖乖退了一步。

她看到顾国公带人来堵顾千城,便幸灾乐祸的跟了过来,本以为能看到顾千城出丑,受罚。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皇上给秦寂言安排的两个伴读,本家都是忠于皇帝的人,秦寂言光有圣宠,手上却没有一点权利,所以至今也没有人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包括最得圣心的秦寂言。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必然不会放过顾千城和秦寂言。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顾千城知道言倾的心意,可却不知自己对言倾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重重地点头:“郡王妃放心,我明天就去找言将军。”

“还有下次?”啪……秦寂言又打了一巴掌,虽然隔着衣服,可那清脆的巴掌声,还是叫人讨厌。顾千城咬着唇,委屈的道:“能不能不打屁股?”

圣后无力的叹了口气,“去,把椅子上的盒子,送去给秦皇。”

“皇上,此处不安全,请您移驾。”武将见状,只得劝说秦寂言离开,以免被藏在土丘下的人刺伤,可不等秦寂言开口,就听到禁卫大喊:“快,东边也有。”

秦殿下回来,皇上下旨训斥周王的事,更把老太爷吓慌了。老太爷清楚,这是老皇帝在为秦寂言清路,为了让秦寂言坐稳皇位,老皇帝不惜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而且绝不会手软。

“皇帝老儿果然阴险,我们中计了。老大,现在怎么办?”一干土匪全部酒醒,抄起家伙跟在猪头六身后。

“哐当”一声,匕首落在地上,向导惨叫一声,转身欲跑却见暗三如同影子一般,眨眼间就来到向导面前,抬脚一踢,向导便昏死在地上

“嗯,小雪貂的功劳。”顾千城当着众人的面,特意提了一句:“是他带我来这里的,也是它发现屋梁上的异常。”所以,小雪貂从中拿一两颗玩,实在算不得什么。

昨晚“激战”了一夜,虽说上午补了眠,可白天她还顶着烈日出了一趟城,这个时候真的困了。

“怎么?你不想要吗?”秦寂言敏感的发现,顾千城蝗到孩子的事,似乎毫不期待。

她怎么看,都觉得如果真成亲了,这场婚事都有一种施舍的感觉,她就算要嫁,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嫁人。

“千城姐姐你真得没事吗?”顾承意怕千城是安慰他,忙道:“千城姐姐,要不找大夫来看看?”

他和承欢宁可和千城姐姐一起出去冒险,也不想留在家里,即使家里更安全……

“葡萄吃多了,和瘦有什么关系?”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再说了,也就你说我瘦了,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

“贵国乌于稚殿下在我大秦做客,单将军你还要打吗?”凤于谦坐在马背上,前面是被士兵押住的乌于稚。

单增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心情陪呼延千霆打,可呼延千霆有那么好说话?

太上皇派系的人见秦寂言没有坑声制止他们,自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抖的更加欢乐了。连礼部某个官员,不小心睡了自己儿媳妇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顾夫人走近,面脸笑容地的看着,一脸轻蔑的道:“千城这是怎么了?不就死个下人嘛,让把她抬下去埋了就是。”

“孙妈妈。”顾千城知道,这孙妈妈是她的奶妈妈,当年她娘留给她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还跟在她身边的人。

“这么说,皇上诏殿下和我回去,与长生门有关了?”平西郡王神色严峻,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天高皇帝远,今天是两军交战的日子,场面混乱至极,留在军中的人也少,见到朝廷钦差的人,也只有留守的千八百人,不是多大的事。

封老爷子挑眉:“你就不解释两句?”

“你,你,你……什么叫棋手,你这是污辱棋艺。”封老爷子恨铁不成钢,能背下那么多棋谱,可见是个好苗子,怎么就不肯多用心呢?

“城门人多,城外没有几个人,能出什么事。”围观的百姓虽多,可这些人只要一听到皇上进城,就会立刻让道,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不敢保证,坛中人会不会害他们。

别怪她小心,而是……

她从这些人的眼睛中看到了疯狂,看到了暴虐,唯独没有看到希望与感激。她们的人格近乎扭曲,顾千城不敢保证这些人心中还有善念。

不说被困在这座宫殿中的坛中人和浇水人,就说那些被长生门取走胎盘的孕妇和未出世的孩子,就是一笔血债。

“用火真的行?”顾千城见那颗白卵,被火烤得越来越小,不由得笑了。

“凭什么?你又没有给我好处,我为什么要让朝廷少收你的银子?”顾千城说得直白,君亦安气得更狠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她给的中风药不是好处吗?

“你……要什么好处,开出来。”君亦安也算是知道顾千城的脾气了。

顾千城知道封似锦的去处后,一脸同情的道:“你真得是大秦有史以来,最可怜的状元,没有之一。”

“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带三万人马出城。”秦殿下比言倾更了解军中的粮草的数量。

顾千城摇了摇头,上前帮秦殿下擦拭脸上的灰尘,不可避讳的就要站到秦殿下的两腿间。

右臂的窟窿,胸膛是血淋淋的伤口,无不在告诉秦寂言,他伤得有多重。

“今晚总算没有太亏,不然要真落到景炎手里,我还有脸回京城吗?”秦寂言颇为庆幸的开口。

不怪景炎骂人,实在是他心里不平。

“姐姐,你知道我们的新统领吗?”顾承欢缓缓开口。

顾千城终于明白承欢为何怕她查这件事,也明白承欢宁可一个人承受也不说出来的原因。

落水后,老管家的身体不可避免的变沉了,子车不受控制的被老管家拖到水底,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无法从水里浮出来。

秦寂言救人心切,不断的提醒开船的人快些,再快些……

“没有最好,给你两天的时间把名单的人叫来,两天后我在岩玉山北面等你。”长生门的人拿出一张写满名单的纸,递到君亦安面前。

接过太监手中的燕窝在,顾千城亲自端到秦寂言面前,“皇上,出什么事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秦寂言从一进来,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吃饭都不专心。

顾千城白了秦寂言一眼,赶忙吞掉嘴里的燕窜,这才寻到说话的机会。“咱……能不能先说正事。”

不一定是对顾千城不利,可是……

“他去找,和我去找能一样吗?”景炎倒是不担心顾千城的安危。

此刻的他,不是威严的帝王,不是冷漠的君主,他只是一位普通的父亲,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希望能永远陪伴自己的孩子。

顾千城坐在一旁,泪无声泪下。

龙宝是秦寂言一手带大的,龙宝最依恋的是秦寂言,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哪怕是顾千城也比不上。

让龙宝知道秦寂言不久于世,这对龙宝来说太残忍了。她并不想让龙宝知道,可秦寂言说得对,他们的儿子不是普通的孩子,与其让他从别人嘴里知道,不如他们主动说……和秦寂言约好了,顾千城第二天就做好了准备,临出发前让人和老太爷说了一事,让老太爷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取了墨迹后,顾千城用火折子小心地烤了一下,将其烤成一个点便松手。

风遥分析眼前的局势,得到赵王的回信,便立刻下令出兵,先拿下秦寂言所在的城池。

因西胡大军压境,城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不仅仅是将士们,就是城中的百姓也是战战兢兢。

凤老还好,虽然受了伤,可却不影响行动,凭他的本事从墓园跑下来不成问题。可封首辅就很有问题了,封首辅身体还算强壮,可终归年纪大了,又常年养尊处优的,一个不好就会被老鼠给啃了。

几位大臣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谁来,转头看到封大人走出来,忙不迭的上前问道:“封大人,你可知皇上有意立谁为后?”

至于他们说这话,是真为了江山社稷,还是别有私心,就要看他们家,或者他们亲戚家,有没有合适送进宫的女子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