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弹丸之地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陈静夜突然动手,一拳轰了过来。拳头中夹杂了气力,带动了周围的空气,就好像龙卷风一样,在身前形成了一个漩涡,雪花纷分,本来就不好分辨他的身形,现在更是捉摸不透了。

“嘿嘿,你觉得他们会动吗?只要他们一动,你就会死。陈晴风,你会攻击过来吗?”威廉士阴险的冷笑。

好像真的可以!

接过护卫递来的长枪,赵王二话不说朝唐万斤掷去。

秦寂言没有多说,他相信顾千城能处理好武家的事,不需要他插手。

秦寂言与顾千城到了义庄表明身份后,义庄的管事立刻将他们带到后院厢房。房间里一字排开十八俱棺木。

此时天已大黑,屋内点着蜡烛,风吹进来,烛火摇晃,时明时暗,凭添几分阴森,顾千城却不觉得害怕,只是动了动僵硬的胳膊,示意侍卫将最后一俱棺木打开。

据她所知,秦云楚那几个弟弟都不是省油的灯,秦云楚也就是命好,是赵王府的嫡长子,赵王才会请立他为太子,要论才能,秦云楚根本没法和他的弟弟们比……

没有接下来的事,秦云楚就不会吓得不行,更不会留连青楼,以至染上脏病。

“请皇上往左看。”小太监跪在殿中,指了指左边,老皇帝来了兴趣,只要不是与炸药有关,老皇帝并不在介意秦寂言送什么。

“明天,于谦他们就要到达支灵川。”他们只比凤于谦早了一天,而且这还是在凤于谦故意拖延行程的情况下。

刚开始顾千城还能说,秦寂言可能是被什么人和事拖住,可两个时辰过去了,她着实无法再这么安慰自己。

顾千城一路看来,只想说:秦王殿下,你准备得这么充分,是准备随时逃难吗?

“我相信殿下不会让我随便丢命,但圣上的话,我也不敢不放在心上。”金口玉言,万一皇上就是要她的命,秦寂言还能为她造反?

……

冲在最前面的人,不曾想顾千城手上有刀子,被划了一个正着,捂着脸大喊。

完全是屠手博斗,顾千城就在暗卫目瞪口呆中,用二刻钟的时间,就面前七个大汉放倒。

要知道,当初他为了能照顾好龙宝,可是花了许多时间与精力,专门跟奶娘学过一段时间的,甚至私下练习了数千遍,才敢抱龙宝,可秦寂言呢?

她女儿这一辈子就毁了。

有的吃,三个小子也不管顾承欢了,你一块、我一块的吃了起来……

冰墙光滑透亮,能把人照得清清楚楚。左侧约百米的位置,一根巨大的柱子矗在那里。柱子有成年人腰身那么粗,底下有一个大箱子,可以容纳数十人。柱身背后有轨道和绳索,就像杠杆一样,在另一头用力拉绳子可以将箱子升到顶端,只是绳索的另一头缠在顶端,而顶端……

事后,太上皇离开季家,季家所有人,包括他那高高在上,严厉异常,他以为是神仙的祖父,全部跪在地上恭送太上皇,连头都不敢抬。

以前,老皇帝还能经常找封老爷子对弈,可自从封老爷子隐退后,老皇帝就找不到人陪他下棋了。

少输一个字,这就是进步?

国书在五天后送到北齐皇太后上,皇太后当即皱眉,“五天后?按日期算不正好就是今天吗?秦王这是什么意思?欺我北齐无人,拦不住他吗?”

这么一间破密室,几块画板,几张作旧处理的画卷,就能仿造古画了?

北齐人看了一眼,飞快地收回眼神:他们早就猜到了。

在西胡有这么大能耐,又熟悉西胡天牢布局的,必然是西胡皇室。

就在顾千城想着,要如何才能破局时,小路的另一头突然蹿出一群黑衣人,追随着打斗声而来,“就在前方。”

顾老太爷犹豫再三,将自己最后的私藏全部卖了,凑了五十多万两。顾老太爷让顾家二爷出一点,又让顾承志代表大房出几万两,可是……

“好好好,我去给祖母拿药。”顾千梦呆呆的,完全不知自己要做什么,承欢叫她干嘛她就干嘛。

他的第十八房小妾,上个月查出怀了身孕,大夫说是儿子。这是他第一个儿子呀,他说什么也不能死,就是要死也得把女人、儿子安顿好。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显然,封老爷子是不会主动醒过来了,甚到太医来了他也不一定会醒过来。

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秦寂言没有去见顾千城,也没有急着把棋谱给顾千城送去,而是自己在书房里,照着棋谱抄了起来。

“备马!”秦寂言将景炎的信丢在地上,大步往外走走。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你手中的人,你手中的兵。”秦寂言一向是个干脆的人,并不给周王讨价还价的权利。

子车面无表情的点头,端着铜盆快步往外走,脚步沉重、虚浮,一看就是没有武功,身体又弱。老管家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朝顾千城走去。

顾千城压根不考虑。

“你,你想干什么?”顾国公被顾千城的凶样吓了一跳,不由自地往后退。

“再帮你一次?”秦寂言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道:“凭什么?本王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你是本王的谁?本王有帮你的义务吗?”

他到要看看这姑娘要做什么。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殿下,这样真得好吗?

要不是,那么……

啪嗒……啪嗒……

秦寂言略一顿,看向顾千城,略带一丝嘲讽的道:“千城,你认为一个从小就被人忽视,受尽欺凌,没有机会识字习武的公主儿子,有多大的可能,能凭自己的本事,在军中闯出一片天地?”

“我……”自是不想的,尤其是这几年养尊处优的日子,更是让他们舍不得死。

一听到这个消息,倪月心里就忍不住狂喜,她知道她等的机会来了。

商业税!

“随便搬两箱东西给长生门的人,就说这就是忠心蛊的解药。”他是答应了圣后,让手下人出面解释,可圣后并没有说怎么解决。

“西胡,好大的胆子!”风遥听到秦寂言的声音,转身就是一剑,劈向那突起来的小土丘。

他们跟随风遥多年,曾不止一次见过风遥发狂的场景,而每次风遥发狂,都会控制不住住,都会杀很多人!

五皇子于月前,被皇上的人带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也不知。顾贵妃不知何事冲撞了皇上,虽然妃位保住了,可同样被皇上禁足,不许外出,也不许见外人。

虽说这一飘亏大发了,甚至连船都亏没了,可没有那条火船挡在中央,他们这群人也不能活着回来。

“去,领人来。”站在最前方的暗卫,给身后的人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去领兵来剿匪,至于他自己?

没了放哨的人,自然没有人发现精兵的踪迹。直到精兵抵达狼山上,猪头六等人也没有收到消息。

“老大说得对,孩子们要紧,老三、老四赶紧的……”

顾千城抱着小雪貂走了进来,小雪貂看到满地的金珠,小眼睛放光,扭动着身子从顾千城怀中跳了下来,然后在地上翻来翻去,时不时抓起一颗珠子看两眼,随即又嫌弃的丢开。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千,千城。”顾三叔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怕在顾千城面前丢人,顾三叔肯定要吓得尖叫。

“是。”顾千城大大方方地任对方打量。

“千城姐姐,你没事真好……”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

秦寂言在老皇帝眼中是孤身去江南,他不可能回京城把亲兵带走,除了暗卫外秦寂言只把子车带走了。

景炎不是第一次与顾千城单独相处,可却是第一次单独与顾千城用膳,看到顾千城认真吃饭样子,景炎一时间看呆了,见顾千城吃得香甜,忍不住夹了一块子松鼠鱼,可一入口景炎就皱眉了,“这么酸?你怎么吃得下?”

士兵压根不理会单增,又是一个刀背打过去,打得乌于稚咳了一口血,单增气得双眼充血,凤于谦抬了抬手:“给单将军一个面子。”

不能,所以他们确实可怜。可是他们享受了家人带来的好处,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处罚。

“我以为你会生气。”秦寂言都做好了哄顾千城的准备,却不想顾千城居然一点也不在意。

他知道人无完人,可这些人作为大秦的官员,作为大秦的栋梁之材,他们背后不堪的一面,着实是让他开了眼见。

顾夫人浑不在意,人是她弄死的又如何,在这后院她要弄死个把人,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这次是一个老婆子,下次可就不好说了。

封似锦眼眸微动,知晓秦寂言要做什么,双手作揖,轻声道:“下官将其安顿在南边的营帐,派了亲信看守,绝不会让他们与外人接触,更不会让他们出来。”换言之,人一到军中,就被封似锦给控制了。

要知道,皇上手中可是有锦衣卫与六扇门两拨探查消息的人马,他们用阳谋还好,要是用阴谋的话,皇上手底下的人转头就能查出,他们做了什么。

“殿下,有发现……”此时,站在殿门口挖土的暗卫,突然大叫起来,破坏了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美好气氛。

这种情况下,君亦安怎么可能点头?

现在,少要药王谷的银子,就是要得罪能到分银子的人,这种事顾千城是不会做的,至于旁人会不会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是。”面瘫言倾就是撒谎也撒得和说真话一样。

“你可真狠!怕我调兵追你吗?我还没有那么无耻。”闻着发丝烧焦的味道,景炎俊美的五观微微扭曲。

“哼……”景炎冷哼一声,不情不愿的盘腿坐在火中央,开始调息……

随着时间的流逝,秦寂言和景炎都大有收获,秦寂言身上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了,而他乘坐的小舟恻随着水流往下,再加上他稍稍用力,很快就到了下游,按这个距离,景炎就是追过来,也不一定能追上。

顾千城起身欲走,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姐姐,不要去查。我说,我全说……”

放弃了,他只有死路一条。

彭长老是什么东西,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彭长老也比不上顾千城的安危险。子车简直是该死!

脚踏水面,秦寂言一路借着水平面的力道,让自己可以湖面上行走。而很快,他就看清了那条船的颜色——灰色。正是子车说得那条船。

长生门的人看君亦安的表情,就知她在想什么,高傲的道:“君姑娘,给你一个良心的忠告,别跟我们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

小时候,留下来的印象太深刻了,而且凭现在的她也无力与长生门为敌,她除了听话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哦?你能办到?你要能办到,我记你一个大功。”秦寂言没把顾千城的话当成玩笑,他很清楚顾千城的能力。

军汉?

秦寂言大晚上的跑来找顾千城,是听到属下汇报,说顾家老太爷打算把顾千城嫁入言家。

不一定是对顾千城不利,可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