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析精剖微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而就是这个笑容让东方雨薇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之所以这么急急忙忙的把司马良喊住。就是怕他生气从而把这件事情搞僵,要是那样的话恐怕事情会不好收拾。

东方雨薇把司马良拉到一边,首先她想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因为她只是听到出事了就跑了过来,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原委。然后就是把处理事情的权利揽在怀里,她怕司马良等一下会意气用事。

重新安抚了她在病床上睡下,又叫了护士过来为她打上点滴,曲耀阳这才带着桂姐,转身从病房里出来。

“michelle!”郑惠华女士一声轻唤,拉回了裴淼心的一些思绪。

跟在曲耀阳身边的男女都识得这年婷、“宏科”工程项目部的总监,与曲耀阳多年朋友,亦是他生意上最得力的助手。

从医院外的停车场过来,转到住院部再上到vip病房所在的楼层,他一路向前,一路都是同他点头打招呼的人——这间医院,原就是“宏科”投资承建。

曲耀阳几步迈进电梯,并不正眼看身边的餐厅经理。

曲耀阳挥了挥手,“不用,今天我只是顺道过来看下情况,具体交接的事情由你们裴总。”

“是,可是,裴淼心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吗?你知道耀阳他是怎么对我的吗?这些丑闻爆发的起点都是从那天夜里我无意出现在那间酒吧开始的!原先我也只是觉得奇怪,那些男人怎么会像约好了似的全都出现在那里。可是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一切其实全都是耀阳他安排好的!是他,早就已经查到那些男人的存在,故意在那天夜里将他们约到酒吧里,先打击我的自尊,害我慌张,再一波一波炒起了后来的新闻!”

窗外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接着是噼里啪啦的暴雨,重重砸在窗台上边,惊得她从梦中清醒。

“婉婉……”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从床上扶起,灼热的气息和火热的胸膛已经覆了上来。

“蹬蹬蹬”爬上了几节楼梯,曲婉婉正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拽着手中的钥匙开了房门,果不其然看见正对着大门方向的阳台上正站着个赤裸着上身,正在用手中的白毛巾大肆擦头发的年轻男人。

疯狂的激情,像熊熊燃烧的火焰,带着持续不散的高温袭击过她的每一条神经。

裴淼心的笑容有些僵凝,她不是第一次面对媒体,可是总觉得今天这样的情况有些怪异——那些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一个比一个问得狠,甚至有过激的记者,话筒都快杵到她脸上来了。

夏芷柔眉眼闪烁,可只消一会,还是偏转开脑袋。

曲耀阳那一刻确是大脑空白得很,理不清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本能地听到她说那些话后,脑袋充血,立时就跟着跑了出来。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灭了自己,也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喜悦和冲动——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再不想要回去了,所以,往后的日子她得靠自己,尤其是事业上的事,她必须自己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才能让他觉得她不是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陆离果然快步绕到她手指的那个方向,弯了弯身,“哎呀,真是凹得有点厉害。可惜,可惜了……”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伴随着盛气凌人的姿态,那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的女人,怔怔就是夏芷柔。曲耀阳一怔,再想伸出手去,裴淼心已经冷冷睇过他一眼,抚着脸颊转过头去。

曲耀阳猛的就是一怔。

她在他面前扮清纯扮无辜,只要是他喜欢的,她什么都能扮演,再加上那早被宠坏了的大小姐脾气,老是仗着自己家的势力在外为所欲为,这姑娘早已不是一般人能够收拾的狠角色。

她赶忙掀开薄被往里面钻,脑袋枕上他手臂的时候,同时也抱住了女儿。

“我不想去。”裴淼心面色沉静,“若不是当初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向他低头开口。可是关于他们之间的一切,我已经不想再去参与。他心里最爱的人是她,始终是她,我只是个玩具,是个过客罢了。更何况就算他知道了也未必会真的去怪夏芷柔什么。他们认识的时间比我早,相处得也比我久,时至今日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要了,关于他们的一切,我已经不想再参与。”

翟俊楠自顾自说下去:“你看,我长得其实不比陆离差吧!而且个人觉得我其实比他还要帅。论有钱,他们家虽然是开医药公司的,可我也不见得比他穷,我们化工公司也是很赚钱的。而且吧!他马上就要同‘宏科’的首席秘书结婚,这男人一旦结婚就得掉价,你再跟着他也没什么前途,到不如在我身上找点指望……”

期间陆离悄悄去斟了杯茶过来给曲耀阳认错,后者横眉冷目一瞪,就等着他不打自招了。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裴淼心站在原地淋了会雨,没有几下还是被这雨势打败,赶忙向前几步奔到有屋檐的地方站着。

“去国昌路。”

可是不对,就算裴淼心现在不在国内,她也绝对有可能遥控别人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裴淼心不是还嫁了曲臣羽吗?当年自己同曲耀阳还在一起的时候,他这个弟弟就一直不待见自己,现在那两个人凑一块去了,还不得使那么些阴招来报复她,只为了前段她害裴淼心丢掉工作的事情。

眼泪就要从眼眶滑出来之前,她努力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别开脸去,“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希望婆婆能够帮助我,让我跟耀阳离婚。”

“……淼心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哥上午因公去了马来西亚,现在正在想办法往回赶,这边的事我还得先撑着,你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细聊你说好吗?子恒这下可是闯了大祸,喝了几瓶红酒还开车上路,在学府路那把一个大学生给撞进了重症监护室,他自己也伤得不轻。”

一掌扣在她转身要走的墙面上,他恶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正视自己的,“以前是谁口口声声说我长得好看,是谁说她有多喜欢我?我认识了你多久你就勾引了我多久,干什么现在有了新的男人就想把之前的事都一笔勾销?裴淼心,是你勾引了我!”

“因为我不爱你了!因为我早就不想爱你了!所以你白天那样对我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也不觉得难过!你再也伤不了我也痛不了我了,你在我眼里就跟其他想要用钱买我的男人一样,你们都一样,没什么不同!”

曲婉婉这时候从人群冲穿了出来,从身后将裴淼心一扶,道:“嫂嫂,我们走,不要再待在这里了,爸跟妈他们真是太过份了!”

万晓柔冷笑,“可是当初我进去的时候你们全家是怎么对我的啊?耀阳又是怎么对我的啊?我那么爱他,可是他却设计让我怀孕,我被人抓被人告他也不管我,他曾经说过他爱我的啊!可临到关头他却不帮我,他满脑子都是裴淼心那狐狸精!”

芽芽到是已经睡着,正兀自蜷缩在裴淼心的旁边,可儿子思羽,正一边吮着自己的大拇指,一边在他妈妈的怀里眨巴着眼睛到处乱瞄。

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情?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她一脸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

洛佳低头去看面前的裴淼心,说:“他还在,你们是不是……”

“婉婉!”裴淼心轻叫一声赶忙上前将她扶起,曲臣羽这时候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块巧克力来,撬开曲婉婉的嘴巴就往里边塞。

“没事。”裴淼心招呼那两个有些手足无措的男同事回去,这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来递给抵着墙壁的洛佳。

裴淼心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曲耀阳便直觉再劝无用。

“哦。”曲耀阳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也没什么心思与她闲聊下去。

“耀阳啊!我跟你爸先搭老王的车回去,老陈送你爷爷回医院再休养几天,你喝了酒,要不也跟我们一起?“

“老司令!”厉夫人上前,同爷爷握了握手后才道:“许久不见,前段听说您住院,我还同老厉去医院看过您呢!不过那时候您的精神状态不好,又好像刚刚睡着,我们来了,看了您就走了,也没等到您醒过来陪您说说话,对不住啊!”

“……我害怕,我其实一直害怕,这几日的梦里全部都是当天发生事故的时候的场景。我不断地梦见自己从山坡上摔掉下来,不断地一次次回忆起被雪与石头撞得碎裂的骨头。那些骨头断裂的声音,脆生生的,一次次在我耳边响起。原来,死亡真的离我这么近,这么近……”

“不用。”曲臣羽赶忙将其打断,“我没事,哥,我真的没事。我只是不想再去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我甚至也怕淼淼问起,只要她不问,我就不用再去想起。”

裴淼心没有说话,电话里也是安静了好一阵。

厉冥皓看着就开始冷笑,说:“你现在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天不怕地不怕,随便撩了马鞭就开始打人的曲四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现在搁这装什么啊!”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难过,当初我同耀阳离婚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此生往后不论如何,我一定不会再跟他有所牵扯。而后来我嫁给臣羽的时候,他也是真的对我好,我只是……不知所措。”

曲母似乎颇为欢喜这样的结局,在他将人带回家之前,提前一天就通知所有人回来。如果合适,马上就让他们结婚。

他抽了两口手中的香烟,仰头的时候说:“臣羽刚才胃不舒服,怕你担心,自己上楼找药吃去了,你去看看吧!”

睡了几个小时,半夜里又被肚子饿醒。挣扎起来到厨房里去找食物,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女人到底有多久没在家里做过东西?

睡意朦胧间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他挣扎了几下,还是从温暖的被褥里爬起去接,电话那头是桂姐微有些吃惊的声音,却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多年的老佣人,轻声唤了句“大少爷”,又说老夫人的吩咐什么的,大少奶奶做的东西特别好吃,让她早点过来帮忙做早餐去。

夏芷柔咬着下唇,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沉着声道:“妈,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我想早一点睡。”

夏母跟夏之韵在大门口吵架,本来已经打算就寝了的夏芷柔还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打开门走了出来,“妈……”

“没这个必要!陆离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是个什么脾气的人你应该清楚!既然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陆氏’明年全年的订单你想都不要想了!‘宏科’宁愿违约也绝对不会给你们‘陆氏’多挣一毛钱!”

他说:“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到这里来。虽然我已经不大记得自己当初到底做了多少伤害你的事情,但你还愿意到这来看我,谢谢你。”

这一句话太具震撼效果了,好像什么东西瞬间在曲耀阳的心底炸开。

曲耀阳盯着她看了半晌,似乎当真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干什么你!反了你了,在看守所里还敢打人!”

最重要的是,自从臣羽的葬礼之后,她当真一次都没再见到过她。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帮你我自是愿意,可是房地产那块,我也确实不懂,怕去了给你添乱。”

曲耀阳动手要打回聂皖瑜,裴淼心轻叫一声将他抱得更紧,已经红肿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前,闷闷出声:“不要,大叔,不要,求你……”

吴曦媛镇定回神,片刻之后才道:“我懂你的意思了,曲总的初衷可能是好的,可是董事会里毕竟人多,那些人也不全都与曲总是一条心,谁也把不准那些人会对‘玉奇’打什么主意,毕竟每个人的出发点与利益点都不同。而这,也是你想要加入董事会的原因。”

“他生没生异心我是不知道。可是在‘玉奇’完成权力交接的关键时期,我不希望因为任何一个人的问题而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也不希望其他高定部的员工觉得我是要回来对付他们的。我给他们加薪,也是想暂时稳定住军心。至于谁是不是生了异心,我自然会去发掘的。所以‘心工作室’这个时候最好还是独立经营。”

老板吗?

听到他这么说,抱着小家伙的裴淼心才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当仍是十分警惕地望着曲耀阳的方向。

“排骨……你不是不爱吃肉吗?怎么现在又在吃排骨啊?!”曲耀阳的声调不自觉都高了几分。

“你最近的工作是不是很闲……”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说完了后,内室的铁门在两个人之间合上,也同一时间,合上了这段友情。

那餐厅经理第一个心领神会,赶忙用眼神示意身边的几名服务员上前去看看。

“麻麻!”小芽芽也在这关头赶忙冲过来将她的手臂一拉。

裴淼心哭笑不得,还来不及挣扎,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尖叫——就见一只巨大的卡通熊抱住花容失色的裴淼心,奋力冲出了大门……

曲臣羽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激动,扶着妻子往沙发方向去的时候,正好对上曲市长道:“爸,我有话想要同您说。”

可到底同为女人,还是轻了声道:“我并非是在帮她,也不是帮爸,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您说,只怕最终的结果是害您伤心难过。”

“其实哪里又只是你的原因,能别把我撇的一干二净吗?”他笑望了过来,害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