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衡石程书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陈晴风觉得这个理由真是太无敌了。理由虽爽,但是接下来就是该打架的时候了。刚刚他和陈青云似乎不是面具男的对手,那么加上唐渊南应该可以一战。

后来他就开发出来了神战士,算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打手。只不过忠诚度相应要小一些,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

轰……双方分开。

“这人是谁,这么厉害,马都要飞起来了。”

“可言将军你还要指挥作战呀。”那人一脸着急,要知道言倾与唐万斤今天可是立了大功,要是言倾中途跑掉,不仅功劳没有,还会被责罚。

脚步很杂乱无章,依稀可以辨认出这脚印是男子的,应该是捕快上来过,除了脚印外,顾千城在角落里发现一块碎玉块。

顾千城在秦寂言身侧坐下,抬头看着秦寂言道:“殿下,你不高兴?”

活了这么多年,老怪物们一直在寻找长生之法,好不容易寻到长生丹,还没有炼出丹药来,却被秦寂言毁了生机,那种心情简直是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难受。

“爆!”

此时天已大黑,屋内点着蜡烛,风吹进来,烛火摇晃,时明时暗,凭添几分阴森,顾千城却不觉得害怕,只是动了动僵硬的胳膊,示意侍卫将最后一俱棺木打开。

“如果我是祖父,我这个时候就会去赵王府。”先声夺人,至于有理没有理,说了……这个一点也不重要。

而在顾千城与景炎说话间,林琳陪着顾千梦换了一身衣服,在林琳刻意的交好下,顾千梦和林琳的友情迅速升温,两人很快就成了可以交换小秘密的好友。

顾千城的反应已是极快,可还是晚了一步!

今天来的大家小姐中,除了顾千梦没有人这么大胆子,也没有人这么傻。

顾千梦估计是小说画本看多了,认为有人女子落水,那些男子就会舍身去救。也不想想那些热衷救落水女子的男人,不是穷酸书生,就是不拘小节的江湖侠客,看过哪位大家公子,没事去救落水少女的……

顾候爷跌跌撞撞往前走,顾夫人不放心上前搀扶,同样被顾侯爷给推开了,“丢人现眼的贱人,滚!”

土匪们虽不明所已,可却足够听话,一个个乖乖的后退三步,可举在手中的刀却没有放下。

景炎一怔,心脏微微揪痛,有那么一刹那他想放弃自己的计划,可一想到惨死的十五万将士,他就无法不恨。

“如果可以,我也想要单纯善良。”景炎将手背在身后,不想让顾千城看到他紧握的拳头。

他就不信了,一个顾千城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左右案情。

三个儿子、一大群孙子个个都对皇位虎视眈眈,拉帮结派,就只有秦寂言置身事外,从来不争……

大家族的男子,看上哪个女人领回家就是,一个姨娘的名份还给不起吗?至于偷偷摸摸惹出事来吗?

“皇爷爷……”秦寂言明显不乐意。老皇帝板起脸训道:“怎么?皇爷爷的话也不听了?”

“他脑子被驴踢了吗?现在休了我娘?”顾千城简直不敢相信,这世间有这么无耻、无情的男人。

“分开走也好,至少能好好养伤。”顾千城动作轻柔,非常仔细。

他们今天,可不是来抓假画头子的……

他当然知道自己拟的谥号很隆重,可是……再隆重的谥号,他的父王与母妃也当得起,因为——他们死了。

要知道,太上皇一向不喜先太子与太子妃,哪怕是他们二人死了,太上皇对他们的评价也不高……

可是,顾千城晚了一步,等她跑进来时,宫殿已在唐万斤一拳下轰然倒塌,而上面的夜明珠直接变成粉末。

有她在,至少他们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困住,也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迷惑。

今早得到消息,说那条官府保护的船走了,猪头六这才大着胆子,带人出来抢劫刀疤,却不想走的了船又折了回来。

说实话,顾老太爷比封老爷子严重多了,可惜顾老太爷该聪明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偏偏又十分聪明,简直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顾家老太爷不在,顾家一盘散沙到处是漏洞。秦寂言之前就让人收集了,顾国公在武芸丧期与继室顾郑氏苟合的事,并找到当时给顾郑氏诊脉的大夫、接生的喜婆,还有……

顾千城在长生门的手里,只有景炎才能拿到长生门的地图。为了长生门的地图,景炎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但是……

秦寂言是什么人,怎么会给一个小小的将领面子。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重获自由,顾千城在感慨的同时,又想为死在这个山洞里的人做些什么。

顾千城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一步步朝树林深处走去。

言倾这才看向赵王,神色平淡的道:“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全城百姓的性命要挟朝廷?”

“言将军,住嘴,本王的事轮不到你来说。”赵王气极,怒视言倾,言倾也不惧,反瞪回去,清亮的眸子里,是赵王丑陋狰狞的样子,赵王不由是大怒,抽刀就朝言倾砍去,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出现了。

赵王并不接话,皮笑肉不笑的道:“寂言,我不想和你废话,让你的人退兵。”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去……”顾千城张嘴,可又是一阵狂吐。

“夫人,不可,危险……”外面的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数字抄出去,就按了一个数,吓得脸色发白,可是……

对八卦图顾千城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八卦图中阴鱼用黑色,阳鱼用白色,阳鱼的头部有个阴眼,阴鱼的头部有个阳眼,表示万物都在相互转化,互相渗透,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合,相生相克。

顾国公更是脸黑如炭,他没有想到,这样都制服不了顾千城。

秦寂言没有搭理焦向笛,眼也不眨地看着顾千城,双眼闪动着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采。

这样的事不止发生一次,秦寂言已经习惯了。皇上的宠爱可以给他,但也会收回,一旦涉及到切实利益,皇上的宠爱并不能成为决定的因素,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

秦寂言连忙问起正事,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看到顾千城身上的伤,秦寂言更自责了。

老管家一走,子期与子诺就闹了起来,“大哥,你为什么要臣服于长生门?这样我们辛苦创建暗风楼还有什么意义?”好不容易可以自立为了王,可还没有几天,又被打回了原形,这叫他们怎么甘心!

她能在长生门拥有那么高的地位,能骗得过景炎,能在秦寂言手里活下来,足已看出她有多么不简单。

“秦王殿下事后应知晓,但对于顾姑娘被举子套话一事,应该不清楚。”锦衣卫首领并不敢将话说得太满。为了让老皇帝相信,锦衣卫首领又道:“封老爷子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之前特意请顾姑娘过府,试探地问了此事,顾姑娘说她此举只为还举子一个清明的科考。”

“言将军?他好好的西北干什么?”不知为何,顾千城心中一跳,脑子里不由自地浮出,那个冷硬却内敛的少年。

“是。”随身的侍卫,并不敢这么不靠谱,命人端了一箱用面粉做成的丸子,送到长生门的人手里,“圣后要的,忠心蛊的解药。”

长生门的人强压下心中不该冒出的想法,将盒子打开,看到一粒粒面粉丸子,一个个气得脸色发青,“被骗了!大秦人根本没有忠心蛊的解药。”

每一次都失手了!

“圣上,龙体为重。”武将还要劝说,可是正前方的土丘已经到了秦寂言脚边,一边利剑从土里刺出来。

凤老将军无比庆幸,他们把京郊大营的兵马调来了,不然今天还真是头大。

他们跟随风遥多年,曾不止一次见过风遥发狂的场景,而每次风遥发狂,都会控制不住住,都会杀很多人!

“千城回来了?”顾老太爷先是高兴,可随即又变了脸,“千城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千城回来了,怎么不先来见他?

“官府?官府要是有用,我们早就被剿了,之前那什么平西郡王不是带兵到处剿匪吗?那倒是剿了不少匪徒,可像咱们这种能窝在山里的,他们连根毛都看不到,怎么剿?”

一个人进寺庙,身后还跟着一个别有用心的向导,这是一件极危险的事。顾千城原本不想去,可是怀中的小雪貂却不安分,扭着身子往寺庙里探,不停地吱吱叫,小眼睛闪闪发亮,兴奋到不行。

一人一貂踏入寺庙,小雪貂越发的兴奋了,小脑袋探来探去,一副很忙的样子。

小雪貂狠狠心,不再理会。

“我们快点,在皇宫里他们不好动手,可并不表示出了宫,他们还不会动手。”难保北齐太后反应过来,拿下他或者顾千城,好交换乌于稚。

“不困便好,”秦寂言点了点头,转而对着夜空,不轻不重的道:“出来吧!”

无论是追踪还是隐藏的功底,都不如对方,要不是最后时刻,对方故意露了行踪,他根本找不到人,甚至什么时候跟太后派来的人一样,悄无声息的死掉都不知。

顾千城不否认好的家世,可以带来更好的未来,可对一些不努力的人来说,就是给你好的家世,你也做不到比人家更好。

“多谢。”

顾千城打开小包袱,往嘴里塞了一片生姜,同时将自制的口罩与手套带上,才往里走……

顾千城乖乖地挪位,再次跪到秦寂言正面对,举手做发誓状:“殿下,别生我气了。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就连心里都不想。”

秦寂言一路侨装前往江南,不仅避开了老皇帝的耳目,也避开了景炎的耳目。景炎远在江南对京城的掌控力度也不像之前那般紧密,景炎只知秦寂言离开了京城,至于他什么会到江南,又带了多少人到江南,景炎确是不知。

“回京的路上。”秦殿下说了,他不会隐瞒顾千城。

而这些事,锦衣卫查过,这位大人确实不知。不过这位大人惧内,妻子做的事,他根本不敢过问。但是,就算他不知情,他的妻子却是用他的名义办的事,他想要逃罪几乎不可能。

太上皇派系的人见秦寂言没有坑声制止他们,自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抖的更加欢乐了。连礼部某个官员,不小心睡了自己儿媳妇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报!”

顾千城示意孙妈妈上前,帮她把床板掀开,孙妈妈不知顾千城为何这么做,可看顾千城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乖乖地照做。

秦寂言是储君,皇上身体不好,这个时候急诏秦寂言回京,除了皇上身体不行,让秦寂言赶回去继位外,平西郡王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还有二品大臣,带着官差来城门口,莫不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斗,是人的天性,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敌人与敌人斗,没有敌人就自己斗。当朝堂上所有的人,全都以皇上为中心,成立一个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在朝堂上就没有对手,没有外在的压力,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内斗。

可是一品大员说出来的话,他们不敢反驳,只能捏着鼻子回去,想办法梳理人流,免得真把城门口堵住了。

“再这么下去,我们早晚会被他们耗死。”顾千城抹了一把汗,将手中的馒头递到秦寂言面前。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郁结于心,会短命的。

“姐姐,不要去找程将军,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顾承欢发泄一通心情好了许多,拉着顾千城的衣摆不让她走。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没有最好,给你两天的时间把名单的人叫来,两天后我在岩玉山北面等你。”长生门的人拿出一张写满名单的纸,递到君亦安面前。

于是,短短两日,君亦安就带了近四十人前往炎灵山,准备拦截顾千城与秦寂言……大秦对女子的要求很严格,而且明确规定女子不可参政。为了避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千城一向不过问朝政之事,更不会插手秦寂言的公务,就怕被有心人说她一介女子参政,野心勃勃,别有目的……

“是,是,是,皇上最仁慈了。”顾千城笑着哄道,那语气和哄小孩差不多,秦寂言不高兴了,“你这女人,哄人也不认真一点,你把朕当傻子了吗?”

秦寂言摇头失笑,轻轻一带,将人带入怀里,“顾千城,欺君可是大罪。你要欺君,朕可不轻饶你。”

“姐姐,我疼。”在老太爷和顾二爷面前小大人的顾承欢,此时就像一个小孩子,在顾千城面前撒娇。

映在窗子上的影子却依旧是交叠在一起,秦寂言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可怜顾千城没有发现……

顾千城没有注意到秦寂言的异样,叹了口气道:“我祖父想要趁我行情好的时候,把我嫁入高门。”

“我?我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我和老太爷把话说清楚了,老太爷退了一步,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至于能安全多久,顾千城也不敢保证。

“开始了吗?”顾千城心弦一震,她知道是什么事了。

前方,就是长生门了,他离千城又近了一步。

“傻策儿,你就是做了皇帝,父皇也会一直陪着你。”秦寂言摸了摸龙宝的头,一脸慈爱。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解释,不慌不忙地取出自制的放大镜。

顾千城是用放大镜,仔细看过再做记录,可是围观的捕快不知放大镜的用处呀,见顾千城隔着“琉璃”随意看两眼,就写出一串的字,一个个大呼惊奇,不由得深长脖子往前探,想要看过究竟。

等到辟秽丹的烟雾飘出,两人才靠近尸体,朝尸体行了个礼,才开始检验尸体……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可在秦寂言下楼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哭求声:“殿下,殿下……开恩呀。”

虽说最近他们日夜相处,可除了睡觉以外,真正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秦寂言想想都是郁闷。

“看样子,其他几俱干尸也和这小神女像有关了。”顾千城将神女像放下,在秦寂言对面坐下。“这俱小神女像从哪里来的?”

“没有数万也有数千。”秦寂言报出这个数字后,顾千城彻底不说话了。

“真希望我看错了。”顾千城看向秦寂言,露出一抹苦笑。

“你要上去干吗?我们先下山。”墓园老鼠泛滥成灾,这个时候除非军队过来,不然他们这些人根本对付不了。

封首辅踉跄一步才站稳,而站稳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往山下跑,而是跪下来谢恩,“臣,臣谢皇上救命之恩。臣愿唯一生永伴君左右,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看样子了,他费些力气救人也是有好处的。

封似锦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陪她这么坐着……

皇帝纳妃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享受,最重要的责任是,努力让那些妃子生孩子。

不过,秦寂言离开京城的消息藏得再深,老管家和子车还是知晓的。当然,他们并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而是从京城传出皇上移宫的消息才知晓的。

顾千城自知道说服不了老管家,只得放弃,“好吧,你有什么安排?你知道我的情况,我不能走小路。”

这个时候,走水路最安全。

老管家一直不曾离开他们的视线,动手杀人必然是别人,而这也让子车不敢轻举妄动。

秦寂言暗道不好,立刻寻来锦衣卫,让他们去查顾千城一行人的下落。锦衣卫花了一天的时间,查出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消息。

顾千城语气惊恐,好似要哭出来。

现在,她只求平安抵达江南,尽早在江南与秦寂言碰头,解决完这堆破事,回京待产去。

攒了好几个月,才攒到一小包袱,顾千城预计少点吃,可以吃七八天。至于七八天后,顾千城就不管了,她也管不了。

有之前和唐万斤一起,从京城走到西北的经验,顾千城这一路走得还算顺利,完全没有惊动林中的动物,也没有留下太明显的痕迹。

“太惨了,顾先生死得太惨了。”

“呜呜……”小雪貂发出低低的悲鸣,挣扎的从顾千城怀里跳出来,小腿一跳一跳的来到雪貂身旁,小脑袋在雪貂身上蹭了蹭,眼中的泪水一颗一颗滑落,说不出来的悲伤。

这地方,挺神秘的,要不是有小雪貂带路,他铁定找不到。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不要挤,一个个来。”

“是。”暗部的人再不敢多言,小心的扶着封似锦,带着他越过人群,来到马路中间。

他们害怕呀,害怕下一秒他们就会遭殃,就会死在这里。

封似锦看到这一幕,暗自松了口气。

要当官的人,打小就接受了说话方面的训练,什么场和怎么说话,怎么发生都有讲究。这个时候封似锦就是一副中气十足的样子,完全不见书生的柔弱。

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现场也安静了下来,听到人还在说话,百姓就自动出面阻止,“别再吵了,听封大人怎么说。”

至于死在现场的人,封似锦也给了他们家人一个交待。当众承诺,朝廷会按最高标准,给予抚恤。

“哼……没看到朕不高兴吗?”秦寂言没有抬头,只是冷哼,别过头,一脸高傲。

两人看到顾千城一身脏污的走进来,眉头不自觉地一皱,不等顾千城站稳,顾国公就斥责道:“千城,你这孩子实在太不懂事了,明知老太爷要见你,也不知道换一身衣服来见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