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井渫不食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最怕此生已经决心自己过没有你

霍律师不忍见到这一幕,心中一声叹息,默默地,将公包中准备好的件拿出来,还有笔……

尤歌的脑子飞快转动,想着解决之法,却不知外边,龙晓晓都急坏了,就只有她和詹琦,店长也不在这里,可是总公司的副董事长来了啊,突击检查,简直要命!

尤歌似乎早就料到霍律师会这么说,因此她也早就预备好了说辞。

寻常的晚安,却在今夜显得太不普通了,不知是否光线太暗,所以两人都没看到对方眼中蕴含着的复杂意味。

“呵呵……也不是丢脸的问题……只是我觉得你名气太大了,如果外界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我可能真的没办法正常上班工作。上次参加了卢老先生的寿宴,第二天媒体就报道了我回归的消息,公司上上下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这个虽然我可以忍受,但媒体都是闻风而动的,如果再爆出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还能安宁吗?”尤歌说得很诚恳,确实也很有道理,生活在容析元的光环下,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容析元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吃剩下一条浴巾在身上了,可是尤歌比他还更劲爆。

没人来打扰,一觉睡到自然醒。

尤歌在这件事上表现出来的稳重和镇定,让佟槿和沈兆刮目相看,仿佛看到了容析元的影子,看到了尤歌的成长,越来越有大家风范了,越来越像容析元了。

容析元摇头说没什么,但他的手就是迟迟没有去盛饭。

容析元瞄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眉宇间流泻一丝犹豫,但最后还是没有弯腰去拿手机,扶着翎姐,往外边走。

容析元像是能洞悉尤歌的想法,他没说什么,任由她了。

“你还好意思说呢,对我最有企图的就是你!不然你怎么会莫名其妙要娶我?我最该防的是你而不是许炎!”尤歌气得不轻,说话更是直截了当。

“如果已不再对我有感情,那就用你对我的恨来做为你成长的动力吧,这样也好,起码我对你还是有作用的。”容析元如梦呓般的呢喃,眼底的无奈,隐隐有情愫流动,一声低叹,唯有清风能懂。

但璇宝贝和奕宝贝显然是认准了爸爸麻麻,抱着不松手,谁还有抵抗力啊。

...隆青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许炎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才能制造与尤歌多相处得机会,谁知道竟被技术宅佟槿生病给破坏了,打死许炎都不信会这么巧。

“二十分钟,xx商场,过时不候。”这货说话就是这么酷酷的,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在这附近,时间这么紧凑,万一真赶不过来呢。

不,这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将“奶爸”这一伟大的事业上升到了一个极致的精神高度。

“你看看,那躺的是谁?”

今天是元旦,是在容析元成为植物人整整一年的日子,霍骏琰和龙晓晓都没在自家过节,而是来这里陪尤歌。

若不是尤歌被带来,她压根儿不知道原来自己和他住的这么近!

可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事关重大,不找出那个企图暗害尤歌的人,总是不安心的,必须要把这个连根拔除才能高枕无忧。

霍律师是必须到场的,以尤歌娘家人的身份出席。而尤家,却是一个都没邀请,谁让那些人曾经都只是把尤歌当傻子,待尤歌脑伤痊愈归来后,他们想后悔都来不及。

容析元走的时候吩咐过,叫尤歌无论去哪里都要在保镖的陪同下。尤歌很听话,也不再排斥保镖的存在,因为知道这是必须的。

容析元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养狗也能看出来的,他为狗狗们请的两个保姆每天都会将狗狗打理得干干净净,时常都会带狗狗们检查身体,该打的疫苗可一个都没少。这样,狗狗们可是比别家的都要健康呢,尤歌和狗狗在一起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健康。

“你,来得很是时候,你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你只看到我打她耳光,难道你不知道她怀孕了?她怀了你的孩子,你敢说你不知道!”尤歌也是豁出去了,怒火中烧,哪里还能冷静。

尤歌却不会想那么多,她吃饱喝足了就犯困,小狗也是的。此刻,一人一狗,正在某处酣睡。

最近他总是会霸占她一半的chuang,几乎每晚都要做睡前运动,每次还都持续的时间不短……总之,他就是精力太好了!

“大叔……”尤歌红着眼眶望着他,泫然欲泣的神情令人越发觉得那两个女生是多么可恶。

“嘻嘻……咯咯咯咯……”璇宝贝两手捧着手机,张嘴就想啃。

尤歌噗嗤一笑:“这两个磨人的小东西哪有不折腾人的。昨天璇宝贝把唇膏涂在肚脐上,还用衣服遮住不给我看到,是洗澡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啊,就只一个劲地笑,这孩子比奕宝贝更活泼,以后长大一点还不知道搞出多少让人啼笑皆非的事,你就等着接招吧,到时候可别喊头疼。”

就算是有警察在场,可歹徒的计划太大胆而新奇,简直就是不要命的法儿,所以,警察在这个时候只有干瞪眼,赶紧地给总部联系,叫救护车,叫同事支援,同时也开启了对歹徒的拦截工作。

尤歌怔怔地点头,站在原地没动……何碧翎,这个女人难道真的天生就自带贵族气质?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过两天再回,我现在打电话请假。”许炎说着就转身出去了,果真是去请假的。

忍耐是有限度的,面对如此的语言攻击,已经不是讽刺那么简单,分明是想找骂!

气氛变得热闹起来,打破了沉静,互相打过招呼,照例寒暄几句,很快就进入了正式的流程。

卢老先生又是一阵开怀大笑,他每次看到尤歌都感到一股活力,好像自己也年轻了不少。

“许炎……”尤歌忽然感到很抱歉,许炎是她的好朋友,这次回来,许炎承诺了要尽全力帮助她夺回公司,可是,所有的计划都在刚才发生了改变,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一热会答应嫁给容析元。

尤歌心痛得无以复加,凄惨的叫声穿在房间里回荡,让他在那么一霎会感觉胸口被人用力锤了一下,他仿佛也感受到了她的痛苦,但是他却停不下来,他无法忍受她会跟别的男人做那种事!

见不到他,这日子好难熬,她在澳门的时候就体会到了什么是相思之苦。但那时她没有选择,只能回去澳门。之后,好不容易跟何宏森争取到了这个机会,重返隆青市。她的目的

尤歌是公司有史以来升职最快的一个,半年多的时间就从导购晋级到店长,不管是职位还是收入,都足以令人艳羡了。

“容总,您这是要走吗?千万别啊,咱们还是去会议室吧,呵呵……对不住您,今天晚饭一定跟您多喝几杯!”黄经理一个劲地赔不是,唠叨,好像真的挺诚心。

走进花园,远远就看见腊梅树下男人的身影,还有他身边围的一群白色小狗。郑皓月暗暗咬牙,心里憋闷:“真怀疑你是不是那种功能退化了?成天就只知道跟狗混在一起,你就算是出去找女人鬼混也好啊,起码还能证明你是个正常男人,可你现在算什么?你知不知道外边的人都是怎么说你的?”

女孩子斯斯的,穿着橘黄色防寒服,长相甜美可人,一头俏丽的短发衬着她小巧的心型脸蛋,看起来就给人一种乖巧靓丽的印象。

就在这时,客厅的后门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容析元眼角的余光瞟到有人进来了。

啧啧,尤歌这番话,真正地体现出了女主人的风范,就连容析元都不禁要对她刮目相看了,暗暗在心中点个赞!

“不够,这还不够……唐虞梅那个女人太狡猾了,她是肯定会来打探消息的,只是几句话,没可能骗到她,所以,我需要找个能跟我默契配合的男人,做出一个迷惑唐虞梅的假象,让她以为我真的跟别人好上了……”尤歌这表情有点奇怪,还冲霍骏琰眨眨眼。

她很直接,可对方更坚决。

/>

忍着剧痛,香香追了一段路之后再也跑不动了,瘫倒在地,急促地呼吸着,挣扎着还想起来去追,可是,力不从心,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载着小主人的车消失在它的视野中……

尤歌听他这话,怎么感觉很别扭呢?

她此刻,美得不真实,象从飘渺的梦境中走来,乌黑柔亮的长发披在后背,衬托着她精致小巧的五官,一双灵动的水眸,波光潋滟,巴掌大的脸上,早已染上两朵醉人的红霞,浑身雪白,如婴儿一般的肌肤,吹弹可破……

但即使被隐瞒了一些,可已经足够震撼到尤歌了,让她对容析元这个人再一次有了新的认识,总算知道为什么他做事会那么狠辣,也理解了为什么容析元和容家其他人无法相处。

尤歌又惊又羞,他该不会是想要在车子里对她?

一边开车一边在脑海里自动播放着一些画面,都是与苏慕冉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如走马观花一样闪过……最开始的时候他只当她是一个花痴追求者,不予理睬,后来才知道是父亲好友的女儿。

霍律师找来几根生日蜡烛插在蛋糕上,毫不吝啬地赞叹:“晓晓真是好手艺,这蛋糕做得就跟外边店铺里卖的一样,看得我都流口水了……哎呀,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好多都不会做家务,晓晓心灵手巧,难得难得……呵呵呵……骏琰有你这个朋友真是福气!”

龙晓晓红红的脸蛋上露出感动的神色,被尤歌这么夸一番,她都感觉自信心多了一点,也只有尤歌才会这样鼓励她,给她打气,这种温暖,让龙晓晓眼眶都湿润了……自己的处境自己最清楚,家里条件差,还被高利贷追债,但尤歌却没有嫌弃过她,范,反而是将夸得那么好,龙晓晓知道,在尤歌心里,没有贵贱之分,不会因为她没钱而轻视,她的优点,尤歌都能看到。有这样的朋友,龙晓晓怎能不感动。

苏慕冉也不是傻的,狐疑的目光盯着他:“你……突然改变主意,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你啊,好意思说洗澡?你哪次是正经洗的,每次都趁机揩油。”

她身后的郑皓月也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口气。

“什么?”容析元嘴角抽筋,彻底被打败了,一肚子的憋闷。

“住手!”容析元一声怒吼,冲过去,可是却在靠近尤歌一米的地方猛地停住。

容析元一时间还没能说服尤歌,他是感觉两年时间太久了,现在就想办个婚礼。

尤歌清澈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轻咬着粉粉的唇,无意中的表情真是呆萌十足,可爱极了,容析元看得那是心神荡漾,真想将她就地按倒。

“唔……唔……”尤歌的呼吸被夺走,感觉好像肺都要被抽空了,他这么热烈狂野的吻,足以令人脑子空白,晕得七荤八素。

“我想起来了,容析元的未婚妻是宝瑞的总裁,可是订婚几年了都没有结婚的消息,也从没见两人在公共场合亲密过,难道真的是移情别恋了?”

郑皓月急忙跟上去,她预感到了某些东西。

优奢华的莲花型戒托上全都是钻石,已经够靓了,再加上15mm金珠的吸引力,美得让人不由得摒住呼吸,像是对着这种宝贝会心跳加速不受控制。

“什么?这戒指是我先看到的,我还拿着呢!”贵妇不悦地瞪了旁边人一眼,立刻掏出包包里的卡。

容析元话里有话,而容炳雄父子本来就心虚,一听就知道对方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极尽讽刺。

龙晓晓对霍骏琰的感激更加深刻了,上次他在医院为她付了两万块医药费,她还没还钱呢,这次又遇到他挺身而出的帮助,她这心情更加复杂了。

“说起第三者,不知道你家现在住的那个女人又算什么呢?好女人,自然会有男人去追,尤歌的好,你不懂欣赏,不代表别人就不可以拥有。是你先伤她,凭什么现在来管我和她之间怎么发展?从你再次伤害她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过问的资格。”许炎一针见血,毫不示弱,别看他好似有点痞相,可他的气势不会输给容析元。

容析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笑意越深了,却也越冷:“她的幸福不需要你操心,况且,你许家也不适合她待,你自以为是的幸福,不过是你的臆想,自家的事自家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有所顾忌,你也不会等到现在才下决心了。就算尤歌离开我,你就真能娶了她?恐怕就算是你想,你背后的家族也不会答应吧,我说得可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