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厉世摩钝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恐惧!

盛鸿和她都认定了建安帝已死,这才定下了出兵攻进皇陵一举铲除所有“逆贼”的计策!此计算不得什么万无一失。世上也从无万无一失之事。

谢明曦已深悉抚琴的最高境界,琴音的感染力极强。李湘如亦是操琴高手,稍加指点,他日便能大放光彩。

“如此,方能在书院大比中各展所长,力压其余书院,夺得第一。”

谢钧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读书本来就是天底下最耗费银子的事。想儿女争气挣脸,不花银子怎么行。”

谢云曦天资如何,没人比谢钧更清楚。

新帝显然不是好捏的软柿子。这位谢皇后,更是手段高明,善于操控舆论人心。如今在道义和孝道上皆占了上风,对俞太后十分不利……

顾山长负手而立,嘴角闪过一丝哂然。

俞皇后一言未发,学生们却紧张拘谨起来,捏着棋子思虑再三,落子慎之又慎。顾山长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好笑。索性也起身,巡视观战。

“总之,让她们保持不相上下的争斗之势。直至我们安然离开京城前往藩地的一日。”

更可气的是,谢明曦目光淡淡一扫,便道:“怎么还不上前来行礼?”

她竟真的“偶遇”了四皇子。

颜蓁蓁最是争强好胜,一见方若梦猜中的灯谜胜过自己,立刻道:“我才不和你一处。灯谜都被你抢走了。”

想在宫中存活,还是认命低头吧!“公主殿下在想什么?”

四邻来来往往,经过江家门前,少不得要闲言碎语几句。

此时天子问询四皇子,众官员不约而同地抬头看了过去,竖长耳朵,唯恐听漏了半个字。

被褥下的头颅摇了摇,被褥也跟着晃动:“不用不用。你读书半日,一定又渴又累,回去歇着,不必陪我。”

谢明曦眼眸一亮,心里所有的绮念一扫而空:“还用通传做什么,快些让师父上山……算了,我亲自去迎师父。”

谢明曦胸有成竹,显然早已思虑过此事。

俞光正死了女儿,又死了嫡亲的外孙,美梦尽数破碎,也只能继续“养病”了。傍晚,李府。

淮南王世子妃吓得魂飞魄散,扑了上去,大哭不已。

谢钧挤出愧疚的神色,柔声低语:“永宁,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只是,家丑不可外扬。何必闹得岳父舅兄尽知。”

谢钧略略舒展眉头:“此事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应对之策。”略一思忖又道:“我们父女两个,今日便回谢府。”

……

俞太后立刻说道:“你立刻去移清殿,和两位阁老商议对策。”

谢元亭昏迷不醒,她只以为是被谢明曦打晕了过去。压根没想到谢明曦出手如此狠辣……

谢钧怒目相视:“他这等行径,便是杨姑娘嫁他为妻,也辱没了人家。还想让人家甘心做妾!你有脸说,我都没脸听!”

谢钧脸上生疼,也顾不得什么相敬如宾,怒道:“盛永宁!这是我谢家的家事,你空顶着谢家长媳的名声,根本算不得我谢钧的妻子!此事轮不到你来插手过问!”

永宁郡主口中嘶喊着“这绝不可能”“定是那两个老婆子胡编乱造乱嚼舌头”,整个人虚弱无力,重重倒地不起。确实值得恭喜!

所以说,董翰林的“坚强坚韧”,也实在值得钦佩!

搜遍所有房间,只见到了许多形容狼狈不堪涕泪满面的官员。却不见建安帝的身影,几个藩王也不见踪影。

谢钧也不会在此时提起这些,一味陪着笑脸:“此事没和郡主商议,是我的不是。还请郡主不要见怪。”

她慢慢变成了贤良淑德的好妻子,成了人人称道的好皇后,也成了一堆庶子的嫡母。

盛锦月终于忍不住问道:“夫子,我犯了错,你为何还肯这般对我?”

盛锦月呆呆地坐了片刻,不知何时,泪水溢出眼角。

丁姨娘脑海中闪过各种混乱不堪的画面,胃中不停翻腾作呕,最后哇地一声,张口吐了起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谢云曦听在耳中,嫉妒得眼都快红了。

松竹书院真的能力挽狂澜,反超十五分吗?

六公主侧身而卧,谢明曦此时却是平躺。也因此,六公主看到的是谢明曦的侧脸。

董翰林是正经的两榜进士,人品如何不好说,学问却是实打实的,半点不掺假。

因为,前世六公主死的那一年,她不过是个十三岁的软弱少女,被嫡母嫡姐牢牢压制,活得卑微又无助。绝无可能知道六公主在宫中的死因。

谢明曦微微一笑,意在言外:“皇嫂品性高洁,确实值得人敬重。”

孙氏是小户出身,这辈子从未出过临安。此次随自己的丈夫被召入京城,又被召进宫中,对她而言,简直如梦境一般不可置信。

后来她愤而动手,将谢元亭揍得鼻青脸肿惨叫连连。远在京城的谢钧特意打发人送了厚礼至老宅。至此,她便如手持尚方宝剑一般,靠着凶悍泼辣和一身蛮力,将谢元亭治得老实服帖。

谢钧是动了真怒!

皆因谢明曦口舌挑剔,非热食不进口。

像此时这般冰冷相对的,是第一回。

过了片刻,剩余的三个新生也一一来了,同样都是出身名门的京城贵女。

盛鸿颇有些无奈:“你能不能谦虚一点点?”

顾山长为人严肃,上课时却半点不古板,活泼热闹有趣。也因此,众学生都喜欢顾山长代课。

待嫁的女子,无非是亲手做些针线活。谢明曦什么都擅长,唯独女红平平。索性不费这份心,重金聘了两个京城有名的绣娘做绣活,到最后亲自填补两针便是。

谢钧当面慷慨地应下,转过头来便愁得大把掉头发。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颜夫人面色变幻不定,最终,领着颜蓁蓁去了另一个角落。

李太后大病一场后,没了管教儿子的底气和勇气,只做不知。俞皇后贤良大度,也未多规劝。

谢明曦对后宫二字深恶痛绝,也是因为厌倦了后宫中勾心斗角的生活吧!所以才那般坚决地表明态度,绝不愿再进宫中……

盛鸿淡淡道:“顾家这些年一直跟在俞家后面摇旗助威,眼看着俞家垮了台。如果不是看在山长的颜面上,我岂会这般轻易就饶了顾家。”

除此之外,谢家内宅被砸得不堪入目。

……

“到时候,郡主会替你和二小姐一起报名。入学考试之时,二小姐的试卷上写你的名字,你的试卷上写二小姐的名字……”

永宁郡主咬牙暗怒,面上却继续挤出笑容:“我是你的母亲,待你好也是应该的。”

董翰林酩酊大醉,根本无力下楼。

这个少女,正是杨夫子的女儿杨凝雪。

……

俞光正本人只是闲散官员,可他还有一重身份,他是俞淑妃的亲爹,是建安帝的外祖父。他呈上的御状,盛鸿“不得不”接下。

听闻长女的名讳,建文帝目中闪过喜悦,不假思索地说道:“朕立刻过去。”

寒香宫里冷清落寞,椒房殿里却热闹非常。

建文帝朗声笑道:“皇后不必多礼,快些平身。”

然后,在李太后的身侧坐下。

李太后最喜儿孙绕膝,乐呵呵地笑道:“罢了,都免礼吧!今儿个椒房殿里人多,也热闹得很。都别拘谨,各自去你的母妃身边便是。”

……身为皇祖父的建文帝亲自赐名,好不好的也得使劲夸啊!

褐色的茶水溅落,衣袍顿时湿了一片。

穆方是正经的三品朝堂官员,执掌鸿胪寺,平日所到之处颇受人敬重。结果,前日在谢家受了一肚子窝囊气,心里岂有不怒之理。

只怕会平白生出事端来。

此言一出,俞家女眷顾家女眷皆轻声笑了起来。

前世的丈夫!

尹潇潇所有的羞窘,瞬间化作汹汹怒火。

孟山长面色难看至极。

第三轮比试,千米竞速,在尖锐的哨音中开始了。

当日,两人毅然喝下毒酒,然后在剧痛中闭上眼,以为就此奔赴黄泉。

可对他们两人来说,这“正常”太不正常了。

鲁王也忍不住怀念起了赵长卿怀孕之时的模样。对比之下,自己现在似乎更惨烈一些。

去他的一夫之勇!

事实证明,她实在小觑了六公主的脸皮厚度。

杨夫子微微抽了抽嘴角,心里暗自后悔。

徐氏膈应了谢元亭后,又冲谢明曦笑道:“明娘,今日叶秋娘亲自下厨,都是你喜欢吃的菜肴。你早些吃完,早些回去歇着。”

谢云曦见下令不管用,又诱之以利:“你们按我的吩咐去做,藏得隐蔽些,事成立刻便跑,绝不会有人察觉。只要办成这桩差事,我赏你们二百两银子。”

李太皇太后到底想说什么?

俞太后略有些不快地扫了一眼过来:“怎么了?哀家想见见孙女,莫非有何不妥之处?还是你不想令芙姐儿和哀家亲近?”

谢明曦阴险奸滑,难缠至极。

万幸蜀王已在藩地安顿下来。便是宫中闹翻了天,也牵连不到蜀王身上。想及此,梅太妃剧烈跳动的心又恢复平稳。低声道:“日后无事,便在寒香宫里待着。也别急着打探消息了。免得惹来事端。”

“平王哑了。”赵长卿压低声音:“殿下可知晓此事?”

赵太医走后,俞皇后独自回了寝室。

俞皇后也未在意。

只要建文帝的人留在椒房殿,她便能牢牢地握住后宫之权。

俞皇后每次来,总不忘带红豆米饭。

是啊!

麻烦你闭嘴,不用你求情,谢谢!

书院大比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还有,这一回要用什么理由遮掩?

六公主见廉夫子神色已有松动,又接着说道:“谢明曦天资聪颖,举一反三,又肯下功苦练,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练武之才。若不是我天资更胜一筹,师父定然早就收谢明曦为徒了。”

六公主不假思索地搂住谢明曦的纤腰,倒向自己这一边。

“我接掌了这具身体,如今,我就是盛安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