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高情逸兴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果真是兄妹,帮亲不帮理的。

他自然看到了夜无痕眸子中的情绪,同样身为男人,他自然能够猜出夜无痕的心思,所以,他现在想要快点带她离开。

“不,不要,求你不要,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那么做的。”那个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更加的惊滞。“希儿,恭喜你了。”而蓝岚也在此时一脸轻笑地说道,略略带笑的声音中,却带着几分怪异,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才再次补充道,“皇兄刚刚已经跟皇上说明,决定娶你了。”

等到看清是他时,随即不满地喊道,“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跑我房间里做我什么,我先声明,我可不喜欢男人。”

凤阑绝的眉头微蹙,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而双眸望向上官云端时,似乎多了几分担心,似乎生怕上官云端会误会。

“对呀,你到底是想比什么呀?”皇上也接着问道,这次的声音中,倒是少了几分怒意,也有着几分好奇。

丞相大人没有等皇上等人发言,便开口说道,此刻,也算是维护着上官云端的,当然,他看的不是上官云端的面子,而是凤阑绝的面子,他这话,应该算是替凤阑绝说的。

“我怀疑,你在此之前看过那本书。”蓝岚不等皇上开口,便望向上官云端怒声说道。

这件事也就算是基本上结束了,众人对此事虽然仍就有些疑惑,但是却明显的对上官云端多了几分恭敬,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真心对她的恭敬,而不是因为凤阑绝的面子。

“父皇,你可不要小瞧了皇嫂,小瞧了那些百姓,有道是人多力量大,那些百姓每个人捐一点,人多了,加起来自然就多了,不如先传侍卫进宫问一下,到底筹集了多少?”凤忆希听到皇上的话,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一切便都很明显了。

而最重要的是,他虽然好看,但是却仍就有着王者的霸气与狂妄。

“不爱,你大可放心。”上官云端想都没想,便脱口说道,她的确不爱夜无痕。

整个将军府忙成了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凤阑绝的确是跟过来了,其实,他可以让隐来跟踪她的,隐跟踪人的能力是无人能及,但是他心底里,却不想别人搀和进她的事情中,那怕是他最信任的隐。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依琴与流萧此刻已经惊的无话可说的,隐隐的还有些心虚,他们虽然刚刚打劫了张府,但是,这南宫世家可不是一个张府可比的,更何况这性质也不一样的呀。

他跟着前面的大臣,慢慢的向前走着,只是,脸上却微微的多了几分隐沉,双眸也微微的垂下,只是看着地面,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叶寒很快便赶来了,凤阑绝一看到他,便将手中的瓶子递到了他的手中,“你看一下,这是什么?”

“其实王爷什么都用做,我也不需要王爷为我做任何事。”凤忆希此刻的脸上再没有了先前的紧张与慌乱,似乎完全的平静了下来,红唇微动,一字字冰冷的话语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绝裂。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志会说出那番话来,他如此一说,这事就更热闹了。

这原本就是她们事先商量好了的,若是李贵妃不说,或者皇上不会怀疑什么,但是李贵妃此刻故意这么说,皇上再将那前前后后的事情联系起来,自然会对皇后有些怀疑的。

“没事,走吧。”上官凌雨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躲过了一关。

“请他进来。”夜无痕连连说道,然后转向秦思柔,沉声道,“或者他真的能够医好你。”

上官凌雨微惊,正在思索着发生了什么事,恰恰在此时,一辆极为华丽,也极为宽敞的马车停在了轿子的一侧。

“奶奶,您别生气,小心身体。”上官凌雨快速的向前,扶住老夫人,体贴地说道。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毕竟,她已经进了宫了,就不算是违抗圣旨了,而且是在宫中发生了‘意外’不能出席的,皇上更怪不到爹爹身上。

为了云儿,他就算是知道那样会让上官傲天难受,他也要那么去做。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似乎又微微的颤了一下,随即整张脸上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是因为她终于醒了过来,更是因为她那特别的,亲切的称呼,她竟然喊他绝。

她那样的笑,真的很美,很美,虽然她此刻一脸的雀斑,而且还有些狼狈,但是却是真的很美。而且她此刻的笑是那种真心的灿烂,亦带着几分异样的情丝。

“我不明白?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在自欺欺人?你若真的爱他,就应该去争取,就应该让他的眼中只有你,若是他的心中永远只装着别人,你就应该放手,不是这么一直傻傻的等。”叶寒的怒火愈加的升腾,不由的再次低声吼道。

“夜无痕刚好来抢亲,本王就把她送给夜无痕了。”凤阑绝的唇角微扯,有些闷闷地说道。

“毒,我毒?哼,那个女人才更毒,从小到大,爹爹就只爱她一个人,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现在,凭什么,好的男人也都要一个个被她抢走,我不甘心,我甘心,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她得到,很好,上天有眼,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死了,你们一个个再爱她都没有用了,她已经死了,哈哈。”

后来,太医说凤阑锐的腿废了时,他的心中更加的难受,所以,他想要好好的弥补。

那么,就只有另一种可能,就是那个人事先便猜到了夜无痕的心思,料到了他的举动,事先做了准备。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而知道这件事情的,便只有玉儿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个人是断然不敢出卖玉儿的,他所说的人证到底是什么人?

凤阑绝的双眸猛然的一眯,眸子似乎突然的闪过一丝嗜血般的狠绝,总可恶的就是这只老狐狸,今天,他要好好的整整这只老狐狸,替他云端儿出口气。

就算那些大臣们平时都怕他,想要帮他,此刻看到凤阑绝的样子,也不敢轻意的开口。

众人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他竟然要跟这个傻子证明,这个傻子能够证明什么?

那是隐的声音,隐是凤阑绝身为最信的过的侍卫,一向处理冷静,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

所以,非常时期,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不能怪他腹黑,只怪她太难找了。

最后得出结论,好吧,这个女人,非同一般人……

“李公子确定这些画像上的女人,一个都不认识吗?”上官云端慢慢的收起了最后一幅画像,这次开始追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不赶回来,云端不怪他,我都不会放过他。”叶寒的唇角角微扯,微带不满地说道,那话语中听着似乎只是不满的抱怨,但是似乎更隐着几分深意。

一个多月的时间,凤蓝绝已经将那些受灾的百姓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也帮着他们重建了家园。

上官云端的身子再次的缩起,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那几个女人望向她时,嘲讽中更多了几分得意,随即纷纷找了位子坐下,如同她们才是这儿的主人。

那些刚刚吵着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要赶上官云端回去的人,一时间也都变的鸦雀无声了,此刻,只是怔怔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凤阑绝轻笑,看来,这个问题难不住她,罢了,今天就事就由她自己来处理。因为,他知道,她有那个能力,不需要他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那些百姓也只能暂时的阻拦,断然不敢伤她。

那个女人微怔,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这么问,但是却随即一脸愤怒地说道,“我当然还没有成过亲,不像你,被人休……”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百姓来捐款。”凤阑绝显然不想让话题围绕着蓝岚转,再次望向那些百姓,略带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真的很惊讶。

“对不起,太上皇下旨,只有得到太上皇传招的大臣们才能够进宫,其它的人,一律都不准进宫。”那个侍卫看到上官云端时,微愣了一下,只是却随即再次一脸冷硬的说道。

上官云端跟凤忆希都松了一口气,既然这边没什么异常的戒备,她们便也不用再躲闪了。

然后便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出了皇后的寝宫,便直直地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难道说,事情太过严重。

“皇爷爷。”凤阑绝没有理会皇上,而是快速走到床前,看到躺在床上,微微的闭着眸子的太上皇,忍不住轻喊出声,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更有着明显的心疼,可见他对太上皇的感情之深。

“王爷。”那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他可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来的,而且都已经跑了几趟了,若是再不能把王爷请过去,丞相大人肯定会怪他的。

虽然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但是上官云端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突然的想起了那天的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应该是事情的关键。

凤阑绝微愣,双眸也不由微微的愿睁,突然的揽起上官云端,急急的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道,“走,去叶寒那儿看看。”

“看看你研究的怎么样了?”上官云端说话间眸子再次望了一眼那几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我是害怕,她给的毒跟你身上中的毒,或者会有那么一点细微的不同,但是只要有一点的不同,到时候,药不对症,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到时候没有证据,自然就不能定案,到时候,他便可以见机行事。

而且,她进了密室后,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甚至都没有再跟凤阑绝打招呼,便已经开始为那丫头易起容了。

上官云端看到那丫头已经吓的一脸惨白,又不敢出声,生怕再这样下去,会直接的吓晕了过去。还好,那丫头还没有注意到地上那死去的丫头,要不然,只怕真的早就晕了。

“这还能怎么办呀,只能不参加了,总不能衣衫不整的参加绝王的选亲吧。”一人女子附和着上官凌雨的话说道。

她说奉命行事,但是她却知道,绝对不会是奉了皇后的命令,因为皇后此刻根本就没那心思管她的事。

她现在的样子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再让这丫头化个妆,只怕……

“那好吧,时间也差不多了,请上官小姐跟我去大殿吧。”那宫女也不再勉强她,顺着她的意思说道。

他要的只有她……上官凌雨看到那快速的插向自己的胸口的锋利的匕首时,一张脸瞬间的惨白,眸子中漫过那种本能的恐惧,还有一种在人要死时,本能的求生的欲望,不由的脱口急声道,“娘亲,不要呀。”

南宫雪缓缓的走到琴前,略略含羞的对着凤阑绝微微一笑,然后手轻轻轻抬,缓缓的落下。

手指微动,美妙的琴音便顿时传开,优美,熟练,动听,不得不说,南宫雪的琴艺的确不凡……

“哈哈哈。”上官凌雨突然的大笑出声,那笑声极为的刺耳,极为的恐怖。

“哼,想死,那有那么好的事。”只是,夜无痕听到她的怒骂声,并没有丝毫的怒意,唇角反而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只不过脸色愈加的阴沉了几分。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傲天微微的回神,虽然双腿仍就没有力气,但是却仍就艰难的向前迈去,望向上官凌雨,一脸愤恨,却也一脸沉痛地说道。

他真不知道,上官凌雨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雨儿会有今天,全都是你害的,你平时告诉她一些错误的思想,甚至还偷偷的让人教她武功,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遭成的。”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却是一脸的阴冷与愤恨,这个女人还有脸求情,若不是她,雨儿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现在倒是想要杀了她。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安排那个侍卫?

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

月儿可能是怕她昨天晚上太累了,也没来吵她。

原本,在坐的,就没有人认为上官云端能够超过蓝岚,而如今上官云端的这种背法,更是让众人认定她是根本就接不出蓝岚下面的,所以才不得不重新背。

她长这长大还从来没有输过。

她不能输,但是,她又总不能去捂住上官云端的嘴,不让上官云端背出来了。

“岚儿你就是太善良,何必要为一个奴婢开罪。”皇上听到蓝岚的话,脸色微缓了一些,不过,却似乎仍就有些不想善罢甘休。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望向上官云端时,眸子深处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沉声道,“她若是真的记住了,就不会受任何事情的影响。”

“既然你也没意见,同意朕的话,那你就继续吧。”皇上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这么说,有些意外,不过却随即接着上官云端的话说道。

上官云端却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示意她不必着急。

这个问题,似乎比刚刚跟蓝岚的比试更让众人期待,更让众人紧张了。

看到众人一脸的期待的表情,他知道,若是此刻他开口打断上官云端,定然会引起众人的不满,特别是凤阑绝的。

一个弹琴之人,却不懂的爱琴。

那太监的身子颤了颤,那还敢多说什么,而且他也知道,他现在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因为那马车已经走的远了。

多亏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她。

“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霸道。”上官云端看到他的紧张,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好笑,不过,却是故意停顿了片刻,这才慢慢的说道,她明白,在这方面,他越是霸道,便说明,他越是在意她,爱她也越深。

凤阑绝此刻正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自然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虽然他以前没有碰过女人,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

话语停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补充道,“对了,你可以让人教我武功,这样我就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了。”

上官云端一大早便被月儿拉了起来,开始装扮,这一次,月儿不顾上官云端的反抗,硬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给上官云端化了一个妆。

慢慢的接过了她手中的茶,然后端起,慢慢的向着唇角送去,只是到了唇角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小姐,怎么不喝了。”月儿看到上官云端突然停了下来,不由的问道,声音但还算平和,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她说话间,便伸手去接上官云端手中的杯子。

“你不是月儿。”上官云端的眸子冷冷的望向她,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说,你到底是谁?”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

是惊愕,不敢相信?还是否定,还是。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她不知道,他听到这样的话后,怒火会不会突然的爆发,会不会直接的掐死她。

“很得意?恩?”听到她的解释,凤阑绝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也清楚她的能力与她的聪明,不可能冒失的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他的心中就是忍不住的担心,忍不住的生气。

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然后装出十分认真的端详着她的脸,片刻之后,才低声说道,“只是丑了一点吗?”

“本王就坐这边吧。”只是,就在上官云端鼓起那种头可断血可流,绝不会屈服的士气时,他那略略含笑的声音突然的响起。

她突然记起,那天,他是抱过她的,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她的尺寸的。

夜无痕不是已经休了她了吗?怎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那声云儿,也太亲切了吧,根本就不是夜无痕的风格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