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再接再厉
作者: 糖豆三宝章节字数:47015万

孙烈臣明智的不再说话,然后准备离开这里,让大帅自己去思考这个问题。

萧语晗静静地躺了许久,然后闭上眼。两滴眼泪自眼角轻巧无声地滑落。

……谢府,春锦阁。

谢明曦微弯的红润嘴唇,便如最鲜嫩的鲜花。又如世上最美味的珍馐。奈何不能尝一尝……

身为皇子,却从未摆出高高在上的皇子架势,待她敬重一如从前。顾山长看着盛鸿的目光又柔和了几分:“今日的课业也该开始了。”

然后,俱是一惊。

顾山长也是安坐如山。

海棠学舍的学生,已胜过往年的新生。

淮南王世子勃然大怒,上前便要动手揍人。

“二皇子夫妇,明日来伺疾。”

十余个青年男子便在数十双省视的目光下默默退出了椒房殿。

短短几句话,如醍醐灌顶。

谢明曦抿唇一笑,点了点头:“昨晚他让人送了信来,宫中几位太医都为他看了诊,他的伤势已彻底好了。”

没想到,另一道身影也同时闪了过来。

祭天祭祖,昭告天下,新帝登基,改年号为建安。

这一包裹馒头,便是江凝雪一大早起来揉面蒸的。

“七皇子大婚那一日遇刺,我也曾生过疑心。奈何追问数次,阿渲都未承认。我便存了侥幸之心,以为此事真的不是他干的。”

果然,淮南王父子哭也哭不下去。要谢恩,也实在谢不出口。硬生生被噎在那里。

男女大妨在盛鸿这儿,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他和林微微方若梦都曾同窗几年,见了面也颇为熟稔。

俞太后全身的血液汩汩流动,鼻间泛起强烈的酸意,一声“娴之”脱口而出。回应她的,是顾山长复杂又憎恶的目光。

吴尚书已经是黄土入半截的人了,自不会和正当少年意气风发颇得圣眷的皇子争权。也因此,四皇子接受兵部颇为顺利。短短一年多,已足够四皇子在兵部安插不少人手。

谢明曦以强大的自制力,压抑住了口出恶言的冲动。

好在谢明曦暗示了“日后还有机会更进一步”。若日后能入阁,倒也极好……偌大的胡萝卜吊在鼻子前,谢钧心里的怨气退了大半。

俞太后心中轻哼一声,转而问道:“四叔近来可还安分?”

盛鸿看向俞太后。

慈云庵。

李太皇太后死得太过突然。现在想来,也不无好处。盛鸿和她又多了一年时间,可以从容筹谋安排。

一炷香后,宁王双手被绑着进了椒房殿。

俞太后冷笑连连:“一朝刑部尚书,你说打就打。金銮殿上,你想闹腾便闹腾。说到底,这是没将皇上看在眼底,没将哀家放在眼底,更未将朝廷法度放在心上。”

杨夫子说到做到,散学后,特意留下盛锦月,多教了一首琴曲。

话未说完,身后便响起轻轻一声嗤笑。

廉夫子放心不下,再三追问:“真的没问题吗?若实在不行,明日临时换人便是。”

二十万两!

……

“以后每日都要晚归,还望父亲应允。”

淮南王执掌宗人府,手握实权,深得建文帝器重信任。只是,淮南王已提前站队,选择了四皇子。

“什么也不必说了。”永宁郡主面寒如霜地打断了谢云曦:“你已做了选择,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这哪里是赔礼,分明是以同窗之情好友之谊来逼他认错!

此时一见谢明曦,心情瞬间阴霾。

谢明曦对林微微顿生惺惺相惜之意,笑着应道:“正是李姐姐。”

身量修长清秀斯文的方若梦,则是方阁老府上的孙女,却非嫡出,而是庶出。在一群嫡出的贵女中,方若梦自觉低了一头,颇有几分拘谨局促。

怼人不倦的谢明曦,骄傲狡黠的谢明曦。

呵呵!

李湘如倒是有心提上一提,一张口,俞皇后便冷冷一扫。

每逢有夫子告假,顾山长代课也成了惯例。

建文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是训斥一顿罢了。

方若梦无言以对。

尹潇潇瞪了过去:“我哪里是说笑了!我说得都是认真的!”

尹潇潇被他紧紧地搂在怀中,未能抬头看清他此时的神情。否则,一定会察觉出异样。

“天气渐凉,我亲自为殿下收拾了厚实的衣物。”李湘如坐在椅子上,轻声下令:“你将这些衣物给殿下送去。还有一些吃食,你一并送去。”

外面吹吹打打,迎亲的人已登了门。穿着大红喜服的盛渲,俊美翩然,丰神俊朗。怎么看都是如意佳婿!

过了片刻,罗氏强撑着笑脸走了回来。

换在往日,方若梦见嫡母这般恼怒不快,早已吓得战战兢兢低头请罪。

盛鸿口舌再犀利,也依然为他所用。这就是权势!

……

谢钧果断地选了女儿。

“我求求你了!明娘,你就应下这一回,帮一帮元亭可好?”

……

少女略有些局促,轻声道:“有劳谢姑娘相送。”

顾山长精神奕奕,目中闪着愉悦的神采,看着比往日更年轻几分,声音也格外温和:“我们已遥遥领先,今日不求躁进,只要稳住,我们便赢下了这次书院大比。”

六公主目露坚定:“山长放心,我们定不负你的期望。”

俞光正既甘愿做帝后手中的棋子,拿出来的这张状纸,肯定颇有“分量”。

建文帝驾临寒香宫,是为了探望女儿,不会留宿。

顾清承袭了顾家人擅长读书的优良基因,在松竹书院里就读时,每一年的岁考都是头名。十七岁时,顾清更是一举中了榜眼。殿试一过,建文帝便下旨赐婚。

赵长卿稍稍慢了一步,心里有些懊恼,忙催促霁哥儿和蓉姐儿行礼道谢。连带着芙姐儿,也一并行了一礼。

俞太后厌恶地看了玉乔一眼:“退下,让芷兰来伺候。”

尹潇潇:“……”

不管众人信不信,总之谢明曦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奶娘很快将芙姐儿抱走了。

“鸿儿,”这三年来,梅妃只有在私下才会叫一声这个名字:“你恨不恨母妃懦弱无用?”

提起谢明曦,六公主的目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她是新生头名,才思敏捷,聪慧无双。我想好好读书,自然愿意和她亲近来往。”

眼前的染墨,却是拂月宫里的宫女。在六公主四岁时到了六公主身边。自然也是忠心的,不过,总不及琴瑟湘蕙令人放心。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7015条评论
  • 最新评论